带着胜利的喜悦满载而归。

    见了失踪的孩子们,乡亲们愁云顿开。各个搂着自己的孩子抱头痛哭。由于是喜庆,情绪波动一时控制不了,难免热泪滚滚。

    一阵子后,得到孩子的父母们带着孩子谢谢他们三,救命之恩,莫齿难忘,甚至跪地谢恩。

    白衣郎君,珼雅,亜厼忙阻止,但一首难抵众位,无法拦阻他们,只好受拜。

    听到白衣郎君胜利而归的消息,绿凤谢婉茹还有雷行华宇,首先冲到院子外的空地里,见到如此场面真是太感人了。真想过去给郎君哥哥一个拥抱。

    葵悦翔笑呵呵的说到:“几位本领超群,想必会法术吧?”

    亜厼毫无防备的回答,那是当然了。

    怪不得呢。说着让他们进屋絮叨。

    失去孩子的父母们抱着孩子,指着不省人事的黑猫鬼使大骂,要立刻杀了他,以解气愤。

    在众多乡亲们的要求下,白衣郎君无法阻止他们的要求,但是,处死这只黑猫鬼使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法术才可。

    珼雅说,黑猫已被我施了法术动弹不得,任意处置,应该可以。

    亜厼对鬼族恨之入骨,将她搓骨扬灰一点不为过。接言说,只要堆积柴木,再有我的妖火,烧上她三天三夜定叫她魂飞魄散烟消云散的。这样,她再也别想投胎转世了。

    葵悦翔忙叫人拿来柴木,将黑猫放置柴火堆积物上,亜厼随即吐了一口火,瞬间,熏熏烈火燃起,火舌通天。

    烧的黑猫噼里啪啦作响。

    烧了一阵子,黑猫依然安然无恙,仔细观察,并无异常,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不解。

    都想找出原因,但无法寻得原因。

    顺着看到的那个影子飘过来的方向,老远见一村落。一处,人满为患,更是熙熙攘攘。他们一片欢腾,定是喜庆之事,但不知是什么事让他们这般起兴?

    仔细想想失踪了的童男童女们,公孙雯觉得事有蹊跷。

    那边刚刚让人救走了十五个孩童,这边便是欢天喜地,这也太巧了吧?由此分析,定是有着不可切断的关联。说到:“各位长老,下面村落的人有说有笑,你们不觉得事出有因吗?”

    鬼魅魍魉关心的不是这个,管他高不高兴,与自己有毛关系?对于公孙雯之问,敷衍了事的态度应对了。

    公孙雯见之他们的态度,心里再骂,真是几个没头没脑的废物。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词,就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心里虽是怨恨,但为了讨好他们的关系,又不得不套近乎。说到:“他们这般高兴,不觉得异常吗?”

    说着话,看了四周,没有发现其他的村落,由此肯定了自己的决断。那十五个童男童女并非出自他地,就是此地,那么,黑猫鬼使也一定在此处。有一点,让自己有些迷糊,就是,什么人能有这般本领,使黑猫鬼使贱与手下?

    公孙雯的提问,提醒了鬼魅魍魉。是呀,这群人一向是循规蹈矩之人,平日里很少与人为伍。今日是怎么了,这么高兴?觉得事有蹊跷,决定走上一走,瞧个清楚明白。

    刚要起步,公孙雯不要他们这么明目张胆,而是悄无声息的去。这样,一来,不会打草惊蛇;二来,还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红袍问,要是事态紧急怎么办?公孙雯说,那就顾不得那什么多了,该出手时就出手。

    走进一瞧,妈呀,黑猫鬼使已被他们烧上了。鬼魅魍魉急了,但避免打草惊蛇,还是保持了镇定。

    其实,就在火燃起的瞬间,公孙雯施了法术,一道无影气泡罩住了黑猫鬼使的全身让火无法近身。

    鬼魅魍魉见到黑猫鬼使被烧急了起来,再不施救就来不及了,即是克制冷静,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黑猫被烧死,要冲进火场救人。但被公孙雯拦阻了说,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鬼魅魍魉疑惑一时,细想,原来,她早已动了手脚。高。接下来,就是怎么样做,才能救出黑猫。

    公孙雯要他们附身那群人身上,相信,定会救出黑猫,还能抢回十五个童男童女。

    听起来果然是妙计,鬼魅魍魉没条件的执行了。

    而就在此刻,公孙雯早已看清了,是什么人救走了童男童女。怪不得,黑猫被抓。

    亜厼不信这个邪,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吹火,但,黑猫依然安然无恙,就跟睡觉似的。

    葵悦翔说到:“白公子,既然此法不行,我们换个别的方法吧。”

    别的方法?白衣郎君想着问,还有别的法子吗?

    此时走来一个中年男子说,既然烧不死,那就埋了她。

    对,埋了她。话出,又走过来一中年男子说,埋时,先砍了她的四肢,这样,安全。

    又过来一人,岁数不大,二十出头。说,再剁了她的头颅,这样,万无一失。

    听了半天,他们出的主意,算是个主意,可是几人的意思相近,就是将黑猫移下火堆。

    这是为什么?

    白衣郎君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找不出问题所在。因为他们说的都对。

    珼雅对火舌不能近黑猫之体,觉得也是奇怪。找了好多理由都不能成立,只好放弃了。听到几个人提出移体话题,感到疑惑重重。想问理由,又觉得他们所说又是顺理成章。

    亜厼对几人提出的要求甚是讨厌,就不信,自己的火势烧不死他?说什么都不行。

    葵悦翔笑笑,带着讽刺的话味说到:“亜厼,别再浪费力气了,活埋是最好的办法。”

    亜厼坚决不同意,甚至与他们争吵了起来。

    葵悦翔用左手指指着亜厼说,你是怎么回事?榆木脑袋吗?

    又一人接言,你这是害我们,不是帮我们,你懂不懂?

    原本就狗烦的了,要他们这样说,真是太没面子了。什么跟什么吗?你们会不会说话?

    要不是看在他们是凡夫俗子的份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绝不会就这样罢了。“跟你们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