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厼怒火中烧但是无法释放,只有把这份委屈往肚里咽。

    葵悦翔的态度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让白衣郎君有了看法,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一言你一语,像是在唱双环。

    有此举动,不得不让自己有所想法。

    疑虑性的问葵悦翔:“葵头人,你的举动变化太大,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此说,葵悦翔的脸色有所一变,但表现的十分冷静,就像没事人面不改色的说到:“是吗?我倒不觉得。白公子多虑了。”

    另一人听的事情有所败露,要不及时转变攻略,定会被他们识破。打圆场的说到:“白公子,你想多了,我们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尽快消灭掉黑猫,以免夜长梦多不是吗?”

    其余两人觉得白衣郎君已经识破了他们,不妨破罐子破摔,冲上柴堆抢回黑猫鬼使不就完事了,何苦在这装孙子。于是凑到葵悦翔跟前,叽哩咕噜一阵子后准备动手。

    可是魔族公主交代过,此火不是凡火,碰之即伤。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无计可施,直到被他们拆穿自己为止吗?

    原本,附身他人身上,掩人耳目,神不知鬼不觉的救走黑猫鬼使,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有所发觉,好在,他们只是猜疑。说实话,只要黑猫鬼使离开那堆火,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阻止救走黑猫鬼使。鬼魅魍魉想着,要不要继续下去?继续,等着的,事情彻底败露。住手,一切前功尽弃。一时,难以抉择。不由得,看着面前的白衣郎君打量了起来。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凡人能让自己束手无策,甚至焦头烂额起来。

    怎么办?

    鬼魅魍魉无计可施。

    他们的迟疑,发呆,让白衣郎君好生疑惑,行举判若两人呐。问,你们这是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葵悦翔说到:“不瞒白公子说,我们还在思索如何处死那只该死的黑猫呢。”

    白衣郎君不愿相信他的话语,但事情还没搞清楚不是翻脸之时,只好点点头敷衍一下,觉得,再观察观察。总之,对他们有了怀疑绝不会轻易取消。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招已失败,再让他们继续下去,恐有危险。公孙雯考虑了一番,觉得利用自己的法术,试图将黑猫鬼使的身体拿来。

    试了几试都不成功,因为,黑猫的身体就如一座山纹丝不动,无法挪动。这如何是好?细想,定是被珼雅施了法。那么,难不成非得武力不可?可是,武力解决未必圆满收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么,怎么样才行?

    公孙雯束手无策。

    鬼魅魍魉想了一时,觉得,这样下去,根本不行,救不了黑猫鬼使,还会误了时辰,与其耗着不如与他们打拼一场。

    蓝袍绿袍,已经没有了耐性,准备出手。

    就在此刻,红袍的眼珠子一转一计上心头。既然已被你识破此来的目的,那好,咱们就撕破脸皮对决。迅速的转身抓了身旁寨里的人。

    此举突如其来,防不胜防。虽是料定他们有诈,没想到他们来这招,挟持人质。白衣郎君说到:“不要伤害他们,你们想怎么样?”

    红袍说,放了黑猫鬼使。

    不可能。

    那我杀了他们。

    话落就要动手。知道,救出黑猫鬼使,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白衣郎君陷入困境,不能不顾乡亲们的死活啊,阻止红袍说到,容我想想。

    好,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乡亲们惊慌失措。原来,钱寨子的头自始至终都是鬼族之人,吓得四散开。

    白衣郎君虽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但这就是事实,毋庸置疑。幸好,除了被控制的几人,其余的人跑的不见了踪影。若不放了黑猫鬼使,无疑,那几人都会丢了性命,再和他们谈判已无意义了。说到:“我不管你们是谁,目的就是救回黑猫,好,我答应你们,你们先放了乡亲们。”

    葵悦翔冷哼一声说,我傻呀。顿时,声音变得粗鲁,放是不放?说着,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疼得那人使劲的挣扎。

    住手。

    再不制止,那人会白白丢了性命。白衣郎君呵斥一声,决定放了黑猫鬼使。

    亜厼虽是极不愿意,但人命关天,孰轻孰重还是分的清。听到白衣郎君命令似的口吻,只好无奈的收了法力,瞬间,火势消灭。

    白衣郎君说到:“该是你们了。”

    黑猫的身体没到自己的手里,就算不得营救成功。葵悦翔说到:“我要看到他能离开才行。”

    先让黑猫离开,其实也无妨,必定,他们的目标不是是那些村民。好,我答应你们。

    珼雅收了法力,黑猫的身体一下子不见了,接着传来声音说,各位长老,我们可以走了。

    公孙雯知道,救回黑猫已经是不易了,要是按先前预定的计划实施反倒不是明举之举,要鬼魅魍魉先回,从长计议。

    鬼魅魍魉的计划算是成了一半,虽有遗憾,但也不是无功而返,总体来说依旧是赢家。不管怎么说,最终,付出得到了回报。也罢,鬼王出关迫在眉睫,就不耗时在此了。于是脱离了附身与公孙雯扬长而去了。

    鬼魅魍魉的离去,葵悦翔几人像是刚刚睡醒迷迷糊糊的,问,我们在这干嘛?

    他们的举动让大家不得而解,这是怎么回事?

    乡亲们看着他们的样子,觉得,他们刚才的那股狠劲已去,是时候收拾他们了。于是一拥而上,将四人统统按倒在地一顿暴打。

    几人不知所措,为什么他们对自己动手,而且还是死手,一个劲儿的大喊大叫救命呐。

    这是何缘故?突然间,他们又像变了一个人。白衣郎君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经过刚才的举动,珼雅觉得,他们一定是有啥东西附身控制了他们,不然,不会如此的。

    说了自己的想法,白衣郎君觉得有可能。

    绿凤谢婉茹,两人一直在观察葵悦翔,发现他的举动前后不一,一直在变化,就是说不上个所以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