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她们的建议,白衣郎君觉得事有蹊跷,在没有把事情搞清楚之前决不能要了他们的命,果断的阻止了乡亲们。

    钱寨子的人愤愤不平,不肯就这样放了他们,但有了白衣郎君的开口,给予救命恩人的面子,便无条件的答应了,只好松开了手,不再为难他们。

    葵悦翔和另外三个人狼狈的爬起来后,晕晕乎乎,责问这是为什么?

    还不等乡亲们开口,他们的妻儿先是跑到他们的面前,虽是责怪,但夫妻一场怎能不心疼。说,你还好意思问。

    葵悦翔几人很是冤枉,委屈的要跳崖。被人无缘无故打了,还不知道为啥挨打,憋屈死了。

    急问自家娘子,你倒是说呀,我咋了?

    葵悦翔的老婆再不想有所隐瞒的说,你们犯了一个致命的罪过,试图放走黑猫,还挟持本寨之人以此要挟,如若不然就处死寨里之人。因此,黑猫被救走了。

    听了她的诉说,天大的冤枉,什么跟什么呀?莫名其妙。

    几人一口否决,都说莫须有的罪名。

    他们的态度,他们的一副着急样,足以说明此事与他们毫无瓜葛。那么,他们的举动又如何解释?

    其实,一开始,从他们的态度大转变那会起,自己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复杂化而已。现在,他们恢复了以往的神态,算是烧高香了,真的阿弥陀佛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安全的,只要人没事,万事都好说。

    葵悦翔被打的鼻嘴流血,双腿受伤,跌跌撞撞的,要不是有老婆扶着,绝对不能走到白衣郎君的面前。语气深沉的说道:“白公子,你得为我做主啊?太冤枉了。”

    见到他的诚恳的态度,看来,刚才的事情他们的确不知。那么,是什么原因呢?听到葵悦翔的诉苦,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安慰。要想说清楚此事,就得把事情的原委讲述一遍。

    给他说了经过,葵悦翔恍然大悟,才知为什么被乡亲们揍。要说乡亲们出手狠辣,看来,一点不为过。因为,此事给与自己处理,也会是这样的手段,不死不休。

    其余三人神情呆若木鸡,不知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决定找出真凶还原真相,要白衣郎君帮他们。

    白衣郎君断然不会拒绝,自己也是迫切希望的找出线索,以解不解之谜。

    就在刚才,有一种声质听起来特别熟悉,化成灰碳也不会忘记的。此声音,就是魔族公主的原声。珼雅想此说道:“这都是魔族公主的杰作。”

    不错,的确如此。白衣郎君也有同感很是赞同。

    其实,在听到魔族公主和鬼魅魍魉出现的消息后,又有葵悦翔几人的莫名失态,白衣郎君早有分析,一定离不开他们。现在,有了珼雅仙子的提说,此事,可以下定论了,就是他们所为。至于葵悦翔几人的异常,是因为鬼魅魍魉附身与他们,因此,此事与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有了充分的解释,乡亲们彻底的揭开了谜底,各个低头道歉。

    而他们的妻子,也对刚才的处事心感愧疚,祈求夫君原谅。

    谢婉茹拍手称赞的说道:“好了,一切误会终于有了解答。白大哥,我们可以回屋休息一下了,我做了甜饼你可以尝尝。”

    好。白衣郎君痛快的回答着,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对于谢婉茹有意的接近,绿凤心里不知咋的,一种莫名的感觉绕上心头,开始难过了起来。不顾大家闺秀的端庄礼仪,急匆匆走向白衣郎君,紧挨谢婉茹站立一起,拉住白衣郎君的手,脸带微笑,甜声细语的说道:“郎君哥哥,走,我给你泡了茶。”

    谢婉茹对白衣郎君的印象极深,此而好感颇深,对绿凤之举不解。为什么呀?脸色变得不满意起来,有心争执,又怕不雅,眼睁睁的看着绿凤拉着在自己心里崇拜的白大哥走了。

    雷行看出了谢婉茹的心思,好声劝说一番,以免她爱上白衣郎君。来到她的身旁说道:“人家两人郎才女貌,绝对的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就i不要打搅他们了。”

    谢婉茹看了雷行刚要反驳,华宇接言说道:“是呀,谁都看好了他们,绝对的金童玉女。”

    谢婉茹不同意他俩的说词,说道:“你们懂啥。”说着不高兴的离开了。

    在谢婉茹心里,累行和华宇永远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至于感情方面,是有所考虑的。但是,自从在甘州见到白衣郎君除暴安良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有了寄托终身之意。但没想到的是,白大哥竟然有女朋友。以雷行华宇描述白大哥的女朋友的容颜看,并不是现在的绿凤姑娘,所以,白大哥并没有与她确定关系,自己应该是有机会的。

    对于谢婉茹此举,雷行华宇心知肚明。在天山一派接触的日子里,渐渐地对谢婉茹心存好感,因此,暗生恋情,一直没有表白而已。今日,谢婉茹此举,说明她已倾慕白大哥,此刻才知,要不要向她倾诉自己对她的情感?若不,恐怕没有时间了。又一时难以开口,觉得,会不会为时已晚?。即使如此,两人商议后,应该向她说明,否则,真的没机会了。

    珼雅看到他们几人的情感交错,不知说什么好,总觉得,这些小年轻的事是自己无法说得通的。

    黑夜很快来临了。月色优美,照的大地通亮。

    雷行和华宇在房子里商议,如何向谢婉茹表白。

    雷行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是你师兄,应该有优先权,所以,我去表白。”

    而华宇说,你虽是师兄,但是,我比你更喜欢她。你作为师兄,是不是让着师弟?我想,师兄你应该会成全我吧?

    雷行绝不答应,说什么也要自己去。

    华宇不同意的说到:“我们练武也有数日了,我想领教师兄你的武艺。”

    雷行立刻明白了,便答应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