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知道白衣郎君的父母是谁,可他的态度说明,对他父母很心酸,既然是触及到他的内心伤痕,自己就不必刻意的再说下去。再提,定会引起他的烦感,决定将此事压后慢慢弄明白。

    在某种情况下理解白公子此刻的心情缓缓离开了。

    郎君哥哥得高兴,绿凤猜的出,一定是不愿意去想父母,而是,心里一直装得是养育他的义父。虽是义父不知原因的离他而去,想必定有原因。想此,绿凤没说什么,只是有一种安慰的动作让郎君哥哥不要多想,一切会好的。然后随着王秀红一起走了。

    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亲,自己很想知道,当着他们面问问,为什么要抛弃自己?而这个问题,只有找到义父才能有解答。而对王秀红对自己的父母亲是谁,这个问题极感兴趣,想来,定有隐情。至于是因为什么,总之,她对自己显得很亲。

    罢了,不去想来,想的多,只能是对父母亲增加恨意。

    夏深巡和付一卓在房间里有说有笑,话题是关于谢婉茹的终身大事。

    付一卓说到:“这么些日子了,应该看出了雷行华宇这两小子对谢婉茹的一片深情了,依你看,哪个更适合做你孙婿?”

    对于这个问题,夏深巡看出了谢婉茹的内心,说到:“我看着这丫头长大的,心思缜密,敢爱敢恨。经过了这么多事,她对雷行华宇的那种感情,倒像是兄妹之情,对白公子倒是颇有好感,甚至是情有独钟。所以,以我猜测,她对雷行华宇这两小子,存在的只是感激之情。”

    付一卓点点头,也是。这么些事情经过,足以说明了这些,罢了,我还是不多这嘴为好。说到:“你也看出来了。的确,白公子英俊潇洒,又是孤胆英雄,哪一点都足姑娘们的择偶条件。”稍停“这也难怪呀。”

    谁说不是呢?

    谢婉茹只是听到爷爷房间里有声音传来,但没有听到其中的意思,推门而入见有付一卓便是问好。

    “前辈今日倒是有空,能陪爷爷聊会天了。早知这样,我就不来看爷爷了。”

    谢婉茹脸带微笑的说。

    付一卓开玩笑的说:“你真会说话。”

    夏深巡不乐意的有些生气的模样说到:“瞧瞧,良心被狗吃了。”

    谢婉茹撒娇的抱住夏深巡的胳膊,语气声长的叫着爷爷,我不会没良心的。

    这还差不多。

    谢婉茹又沏了茶让与两位说到:“两位爷爷,我先回了,就不陪你们了。”

    夏深巡点点头走吧,早点睡吧。

    谢婉茹恩了一声走了。

    对于谢婉茹的走开,付一卓几乎着急,说,你为什么就不提提她的事情呢?

    夏深巡不在乎的说,瞧把你急得,真是皇上不急,,,,

    话没说完,付一卓自然懂得后句,生气的说,我不管了,走了。

    绿凤对谢婉茹的举动,进一步证明了自己的直觉没有错,决定,她回来,定是把自己的心声讲于她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