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不想把事情搞得复杂化,若是再坚持,只会增加她与谢婉茹的矛盾加剧。(书^屋*小}说+网)可是,让着她就等于妥协了,这样,她肆无忌惮闹下去的态度就等于认可了,如此,被她达到了目的。

    反复想了一下,觉得不能妥协,为了自己的幸福必须力争。

    “我没什么意见,但是,她若执意,我会奉陪到底。”

    “好,谁怕谁。”

    两人互不先让。

    两人都在气头上,想让她们心平气和的收场,看来,难亦。华宇说到:“既然两位不斗个痛快,根本不可能罢手。那好,我们就在这看着,只要有一人倒下,立刻出手救人。”说着话,挥了一下手,示意雷行过来坐。

    房间里有桌子凳子,正好四座。

    而绿凤谢婉茹两人争锋相对的位置,却在两人入睡床的位置。床的位置在左边靠墙,一字摆开,两人睡觉,头对头。这次对决,正好是,各自在床边,谁守谁床。

    雷行不解华宇之意,经过脑袋琢磨明白了,嬉笑的说,“”好,好长时间没有看戏了。“”说着顺便就坐,接着拿起茶壶倒了四碗茶又说,“”别忘了,渴了知会一声,小二随时伺候。”

    她俩人没有理会雷行华宇。

    谢婉茹想住手,毕竟,这样下去不好,可是,开躬没有回头箭。罢了,事已至此,决不后悔。说到:“绿凤,只要你不纠缠白大哥,什么事都好说。”

    “没门。”绿凤很干脆。

    谢婉茹不依不饶说,“我绝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你说了不算。”

    谢婉茹非常气愤就要大打出手,被雷行华宇阻止了。

    雷行说,凡事要讲个理由,不能任意妄为。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讲理喽?

    不是这意思,你听我解释。

    不想听你解释。要不是你们救我的份上,今天跟你们没完。话落',跑了出去。

    绿凤算是松了一口气,妈呀,真难缠。

    看得出,他俩对谢婉茹用情至深,这是一个绝佳的时机。说到:“你俩别站着了,快追呀。”话出又觉得不妥“华宇,你先别去了。”

    听到绿凤为自己制造机会,雷行忙谢了绿凤跑了出去了。

    而华宇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

    你俩去,只会增加一种尴尬的气氛,不利于让谢姑娘冷静。看得出,你俩对谢姑娘情深意重,都想与她交好。可是,这种场合真的不适合你俩同在。

    华宇细细斟酌,仿佛有所领悟。是呀,今生缘定,仙子说的够明白了。也罢,一切都是缘。说到:“绿凤姑娘说的是,让我深有体会。告辞。”

    他们都走了,可以清静了。

    想想谢婉茹的冲动,说明,郎君哥哥在她心里,已是不可磨灭的神。这种感觉,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问题得搞清楚。想去华宇房间,夜已深,还是明日问适宜。

    罢了,不去想此事,因为相信郎君哥哥,定不会辜负自己的。

    谢婉茹一肚子的难过,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绿凤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