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钱寨子里的娃娃危在旦夕,得想法速速解决,于是来到了白衣郎君的住处商议。

    白衣郎君也再琢磨此问题,一时没有好的答案。刚想去讨教珼雅仙子,她来了。对于仙子的来访,不难猜出。

    让座,沏茶后,开门见山说到:“仙子的由来,定是为了童男童女之事,不知仙子有何高招?”

    珼雅恩了一声真聪明。不错。鬼王出关迫在眉睫,而童男童女是不可缺少的,因此,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夺回童男童女的,所以,钱寨子处在危难时机。要问我有何高见,没有。倒是我很想知道,白公子有何见解?

    白衣郎君想了好久,也没有良策。因为,还处于鬼族圣地里,无计可施。唯有一计,就是硬拼,别无他法。

    珼雅思索了一番,也是。可是,鬼王既能征服妖王,又取了妖王胆闭关修炼,想必,法力无边,要是与之硬拼,绝对的不利抗衡,甚至凶多吉少。就是这样的境界,也别无办法。

    两人陷入了思索困境,不知所措。

    就在此时,亜厼走了过来,见到两人思索万千,愁云密布,毫无疑问的说到:“两位,何事发愁,说来听听。”

    白衣郎君说了与珼雅担忧之事后,亜厼的情绪波动很大,本对鬼王就是不共戴天,听到与之硬拼自然是高兴,看来,收拾他的时候到了。说到:“我来此也是为了此事。说实话,我想了快一个时辰了,结果就是,趁那鬼头还未出关打他个始料不及,不然,就等着挨打吧。”

    打?怎么打?我们根本不知鬼王所在何处。再说,他们的实力不可低估,去了,毫无疑问,以卵击石。珼雅分析的说。

    也是。其实,这种结果他俩都知。

    但心有不甘。

    亜厼着急的说,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

    当然不是。白衣郎君斩钉截铁的说:“鬼王出关急需童男童女,首要任务,就是把乡亲们,孩子们安顿好。以我猜测,他们明日定来。到时,随机应变。”

    珼雅,亜厼寻思一番,觉得可行,只有如此了。

    无己老人一伙,也在商议此事,只要是有点脑浆的人都知道,鬼王出关,不见童男童女,定会问其原因,然后实施报复。

    想到这一点,大家不约而同的来找白衣郎君,听听他的建议。进门见到珼雅亜厼都在,正好,一起讨论。

    听了白衣郎君的分析,大家不再有异议,各自回去休息了。

    可是,空气这么热难以入睡。

    葵悦翔跑至大家房里交代,零辰一过,夜里很凉,要大家盖着被子千万别大意,会冻死人。

    大家不解,什么鬼天气。想到此地与外界不同就不觉得奇怪了。

    听人话,好处事。

    天还没有亮意,葵悦翔要全寨人躲藏起来,以防鬼魅魍魉来捉孩童。

    躺在地上的黑猫鬼使,久久没能醒来,怎么摆弄就是没反应。

    这是珼雅施了法术,若是法力不足施法者,不但不能解了法术还会伤了黑猫。

    公孙雯心知肚明不敢轻易出手。

    因此,他们都没有把握,只好期待鬼王出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