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无戒心的说到:“公主殿下,希望你尽快说服你的父王,初三,可是个好日子。”

    公孙雯不明白其意要鬼王说明,鬼王笑笑说,你父王会告诉你的。

    初三,是个什么日子?公孙雯懵懵懂懂,似懂非懂。总之,鬼王如此神秘,说明此日定不简单。

    罢了,不去猜测,见到父王会有答案的。

    黑猫鬼使谢过鬼王说,要把童男童女抢回来,红白鬼使嘲笑说就凭你,还是算了。

    鬼王说,童男童女的事,先搁一搁,你去打探一下,南天门最近热不热闹。

    黑猫鬼使得令走了。

    而红白鬼使说,大王,他那本事能担当此重任吗?

    鬼王不高兴的说,他虽本事有限,脑袋瓜却比你们好使。对了,要你们办的事怎么样了?

    回禀大王,一切就听你的吩咐了。

    好,只要南天门能开,就是玉帝的死期。哈哈哈,,,每想到这一时刻我就兴奋。玉帝,这是你逼我的。

    等了好久不见鬼王的踪影,说明他们暂不会来,但要防范于未然,因此丝毫不能懈怠。如何做,才能万无一失呢?白衣郎君对这一问题好生思索,可是没有好办法。

    看看四周,大家齐聚一堂,静的出奇,似乎能听到地上蟑螂爬走到的声音。

    他们的眼神各个明锐,但都发呆,像是在思考问题。

    此刻,葵悦翔的妻子端着饭盘,里面放有几碗米饭和菜,走了进来打破了宁静而又紧张的气氛说,大家肚子都饿了吧,来,快吃饭。

    接着,绿凤和华玲玉也端着饭盘,里面摆满了饭碗和菜。

    谢婉茹寸步不离白衣郎君,她顺手从绿凤端的饭盘里面端起一碗米饭递给了白衣郎君说,白大哥,万事都会迎刃而解的,吃饭要紧。

    白衣郎君看了大家,见各位大师都已开吃便接过了碗,虽是不习惯,出于礼貌,尊重对方,接过了碗谢了谢婉茹。

    谢婉茹自然是高兴说没什么。

    绿凤端着饭菜,原本就是给白衣郎君的,谢婉茹明白她的意思,在她没有开口之时抢在她的前面让她无法开口。绿凤只好忍让了,毕竟,郎君哥哥吃的饭菜是自己端来的,一时欣慰。

    雷行华宇对谢婉茹的行动很不赞同,刚要开口劝说几句,感觉地点不对便放弃了想法,待有时机定会给她上一课。

    珼雅在门外看了天空,有没有鬼王到来的迹象,无意间发现,星序列幕有异相。

    卫斯里星序变化无常,而且忽明忽暗,形成的线条错综复杂。出现这种情况,说明天宫有难。那么,是什么劫难呢?

    珼雅细细观察着,找不到具体任何理由解释。

    亜厼对珼雅的举动好奇,知道她定是担心鬼王的到来,说实话,鬼王真的来了,真不知盖怎么对付。不过,就是死也不能放过他,无论无何要为妖王报仇雪恨。不以为然的微笑表情说到:“兰花仙子不必担忧,他若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珼雅忙解释:“这不是关键,无需顾虑。”

    亜厼不解说,难道,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