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珼雅淡定的说。

    虽是充满疑虑,但找不出什么理由,决意上天庭一趟,以探实情。

    而这一幕,亜厼定是不知,不然,有了自己的提示与行动定会知晓的,而他,茫然不知。

    亜厼摸摸脑袋,亜厼愚钝,请仙子指教。

    珼雅想告诉亜厼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只怕自己的分析有误便隐瞒说,也没什么事,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亜厼松了一口气说,这就放心了。

    既然料定鬼王不会来,肯定是发现了要发生什么事,要不然,她不会这么自信。至于什么事,她不说,定有她的道理。亜厼看着思索万千的仙子,但愿她的猜测有根有据。

    白衣郎君不见珼雅便走了出来,见珼雅举头观星相,无微不至。又见亜厼注视着珼雅的行举,感觉他在观察珼雅仙子,他们这样的两者关系,充分说明了,亜厼不懂珼雅在做什么。说到:“两位好兴致,只有夜观星相一说,没有白日观天的,难不成,白天也有星序可探?”

    星序?

    亜厼一下明白了,一语道破了珼雅仙子观天的秘密了,原来如此呀。可是,对星相奥秘一说,自己根本不懂,自然是盲文。白公子来的正好,想听听这星相有何解说就不是难事了。

    珼雅观星相完全入迷,忽有忽无,忽明忽暗的星相链条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推测,急需天宫走一趟。

    有了决定,不再隐瞒所知,告知了他俩。

    亜厼惊讶不已,决意与珼雅一同上天庭。

    而白衣郎君只有叹息,望尘莫及。只好祝他俩马到成功。

    珼雅说,你不与我们同行?

    白衣郎君无可奈何的说到:“天庭要地,岂是我一个凡夫俗子可进之地?再说了,我没有仙根,更不会腾云驾雾,凭什么进的天庭?”

    珼雅说到:“你虽仙根无,却是仙缘浓,就凭这一点,你应该可以。”

    有了珼雅的解说不知有多高兴,一时不知说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珼雅,仿佛问,我该怎么做?

    谢婉茹紧随其身寸步不离,听到珼雅之言惊呆了,那可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呀,再说,三十三重天岂是想去就去的地儿?还有四大天王把守,哪有那般轻易。不过,珼雅身属仙班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要说有仙缘,大家都有啊,如此,自己也可以同行。“仙子,把我也带上,人多力量大嘛。”

    此说,是给自己找个理由,无需搬力量类说话。

    珼雅打量了谢婉茹说:“谢姑娘仙缘有之,惜慧根薄,若要与白公子相提并论恐有过,愿你悉心修炼,总一日你会悟得真理。”

    谢婉茹撅着嘴似乎不赞同此说法,可人家是仙,又一起经历了甚多事情,可以说对其了解甚深,看来,自己的多多向白公子学习了。应声珼雅,谢谢仙子指点迷津,我一定精心向前的。

    珼雅满意的点点头,这就好。又对白衣郎君说到:“白公子,你把绿凤姑娘唤回我房间,有事交代与她。”

    还不等白衣郎君转身,绿凤已在身后说到:“仙子,何事唤我啊?”

    珼雅说,此事事关重大,到我房间吧。

    绿凤陪着珼雅走了。

    听珼雅叫绿凤,谢婉茹心急如焚,什么事嘛?搞得神神秘秘的。对白衣郎君说到:“仙子有必要这样吗?”

    白衣郎君安慰说,自然有她的道理。

    上天庭之说,很快传至其他人耳朵里,尤其是李亨,太想见得玉帝问问,为什么大唐江山诸多坎坷,决意求求仙子带上自己。

    白衣郎君劝阻说到:“仙子现在有事,待会再议。”

    谢婉茹实话实说,殿下虽贵为太子,可当下仙根浅薄,无法去得的。

    李亨虽是不赞同,但要论仙根的确如此,可是,白公子怎么就仙根牢固呢?不解的疑惑起来,这是为何?

    谢婉茹摇头不知,白衣郎君更是疑惑不解。

    或许,这个问题只有仙子才能解答。

    来到房间,珼雅要绿凤坐,并倒了茶水说到:“绿凤姑娘得到这把剑的时候,有没有特别的感触?”

    感触?要说没有是骗人,只是自己的感觉是不是仙子所说的那种感触?

    说说看。

    珼雅没有打断,证明自己没有误解。

    记得第一次握住它的时候,有一股热流灌遍全身,精神抖擞,好似有一种正能量不可抗拒的迫切要发出似的,太神奇了。

    珼雅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奥妙,若没有在铸造期间有外力将它们的灵邪力封住,谁得的此剑都会被吞噬。那么,是什么力量让仙石灵魂的反面克制?相反,认得主人呢?

    这个问题还的继续查探。

    大致了解了关于乌金剑铸造的一些细节后,分析,在铸剑过程中定是有过不寻常的助力,不然,就凭凡间之火怎能炼化黑仙石,铸剑成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