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亨此说完全没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里,顾大局弃小我的精神使之珼雅心里暖暖的,由衷的感动了。(书^屋*小}说+网)

    据以往的接触观察,认为李亨是个自私自利明哲保身的主,没想到,在生死关头时,还是关乎大局为重,不简单呀!由此欣慰。

    就这一点,完全打翻了对李亨的评价,因此,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有事。

    说到:“太子多虑了,它们这点伎俩还难不到我。”

    说着,左臂一伸,手掌心发出一道蓝光,如电流般击向了滚滚而来的黑雾。

    黑雾前进的速度极快,瞬间化为乌有而是成了一个布满人头的圆球。那些人头争先恐后的撕扯着,愤怒着,表情可怕,张牙舞爪青面獠牙的都想出来,但怎么也挣脱不了控制。无奈,嘶嚎,嬉闹,反复无常。

    珼雅的袭击,让这些东西毫不畏惧,他们从口中喷出一道道黑气,然后凝聚在一起如长枪般迎了上去,不偏不倚,牢牢的顶住了蓝色气道。

    很想打穿这个人头球,没想到,是个会吐雾的东西,看来,又是妖邪作祟。

    它们的攻击力度并不强,不然,自己会吃力。难道,他们这是有意为之,还是,原本他们的力量有限?

    珼雅判断不出。不管怎么说,保护他人不受其害就好。

    僵持了一阵子,分析到,这些人头墙的威力远不至如此,但是不知为什么,它们只是防守而无攻击意向?难道,另有隐情?

    若是这么分析,看来,它们只是一个作陪。但无论无何,得尽快扫除了他们,好上的天宫。于是加大了法力,双掌袭击而去。

    不论法力再大,只能是相持不下甚至不分高低,似乎,自己的法力剧增,而它的力量也在相等的增加,难道,这东西会平衡自己的力量?说明,他的力量超乎自己,而没有完全的发挥出罢了。

    珼雅真是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呀?一时懵懂起来不知如何应对此东西。

    白衣郎君瞧得清楚,但对人头球也没解术,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的力量与珼雅相加,应该能把这东西打败。说到:“仙子,你让我出去,与你一并收拾这东西。”

    珼雅清楚,只要出了自己的法力护体外,他们都会因为空气稀薄而窒息死亡,因此没有答应白衣郎君,要他们待着就会安全。

    亜厼想起与白衣郎君绿凤一起翱翔蓝天的情景,觉得,他俩应该对这类问题不是敏感,说,仙子,我到觉得他们对空气稀薄倒不是问题。

    珼雅疑惑要个理由,亜厼不慌不忙将自己的理由说了一通后,仙子,我说的可有道理?

    要是这么说,自然是万无一失,些许担心,说不定那只是低空而已,因此,本不影响。

    仙子多虑了。要不,将他俩解除护体一试便知怎么样?亜厼自信的说。

    这么说,倒是可以。也好,不受空气的制约在此一举了。

    亜厼支持,一定行的。

    再没有实验结果的情况下,珼雅早已了解白衣郎君在空中一定可以,但不知在高空会不会有影响?无顾及的说,白公子空中自行是无碍,而绿凤姑娘就不行了。

    这个好办,若不行,还有我呢。

    这么说倒是可以。一边说话一边对付着人头墙,口念法语,瞬间,一道白气从他俩面前消失,感觉脚底下空旷,好似掉下去似的。

    幸好两人手挽手,绿凤没有掉下去。

    在一瞬间掉的感觉来临时,心中本能的就有了站稳的意识,因此,本往下掉的感觉起时,瞬间,脑子里就有了往上冲的意念,因此,心神灵慧,身子飘飘然。

    若不是亜厼及时拉住,定会随着意志不知去向了。

    亜厼知道白公子有这本领,但是又没法揭开此迷,看到他身不由己顺便助他稳脚再说。

    白公子,拜托,你能不能把身体掌握住呢?

    白衣郎君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一无所知,他只知道,心有所念就会一个劲的往前冲,心无所念,一下就会掉下去。要说掌控还真不知道如何自处才为适宜。求亜厼给予建议。

    要建议真是难为自己了,因为自己一无所知,只好看向了珼雅。

    珼雅忙,与之人头墙一比高低,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不过见到白公子和绿凤站立空中倒是欣慰。虽不知这是何故,相信定会有解。

    白衣郎君试着平衡自己,要亜厼松手让自己试试,能不能克制自己在空中,行走自如。

    亜厼说,万事开头难,相信你一定能行。对了,绿凤姑娘,你在空中可否自然?

    绿凤觉得没有什么改变,跟陆地上一样。

    这下,大家放心了。

    白衣郎君迫不及待的举起乌金剑,仙子,我来助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