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对于自己在空中,自由自在,无所不能的本领感到无比的骄傲,因为这门本领不是来自勤学苦练而是没费吹灰之力,对于这个问题自己从来没有理清楚。(书屋 shu05.com)自从发觉自己可以随意飘起的那一刻,就是好奇,但是没有任何理由来揭开此秘密。自己也曾联想过,是不是与乌金剑有关?但是,绿凤也持乌金剑呐,可她的感受与自己便是截然不同,因此,这种想法打消了。又联想到,是不是与自身的内功有关?答案是,利用乾坤吸功吸了那么多外在的力量,致使自己身轻如燕,也是有可能的。

    有了这些依据,觉得自己在空中应该是无所不能的。那么,助珼雅仙子一臂之力应该不是问题。于是挥剑击向

    了人头墙。

    绿凤紧紧相依白衣郎君,抱着他的右臂不肯松手,担心掉下去。有心助力郎君哥哥,却是无能为力。

    见此情况,亜厼说,绿凤姑娘可借我臂膀一用。说着来到了绿凤面前。

    绿凤知道,要想不是一个真正的累赘,此刻必须离开郎君哥哥,如此,才是真正的助力郎君哥哥。于是,紧紧的抓住了亜厼伸来的臂膀,嘴里鼓励着白衣郎君。

    亜厼很想帮忙珼雅,但见那人头墙没有大的进攻意图,分析出没有多大威胁。再着以防万一有另外的突然袭击,由此,静观其变。

    剑气依然气势磅礴看似无可抵挡。珼雅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相信,定能灭了这人头墙。

    有了白衣郎君相助,顿感减去了压力。那人头墙好似挡不住来力袭击,如被踢中的足球飞的遥远,接着在空中一声巨响不见了影子。

    众人大获全胜,无不高兴。

    突然袭击,让鬼王始料不及。没想到,他们会有这等本领,看来是小看了他们。

    公孙雯说到:“鬼王,再不能与他们玩戏法了,这群人法力强大,现在是收拾他们的好时机,若是错过了,就再没有机会了。”

    “不可。我处心积虑的设计了这么一场,岂能因为你的意思而使我的计划前功尽弃呢?记住,小不忍则乱大谋。万不可急躁。”

    “那么,要我去和他们玩玩,这样,就可以再度的轻而易举的将他们的能量消耗,进了南天门好收拾她们。”

    鬼王摇摇头,没必要。记住我的话,遇事要冷静方能成大事也。

    我是担心,他们提早进了南天门。公孙雯着急起了。

    不会的。有了我施得法术,他们永远都不会找到南天门的,这点,放心就是了。鬼王胸有成竹的说。

    公孙雯好想灭了珼雅一伙人,不然,进了天宫,哪还有机会呀?真不知鬼王是怎么想的。不过,鬼王法力无边,相信,区区兰花仙子何惧?罢了,就听鬼王一次。

    邪祟再没来,说明被打败了。

    白衣郎君说到:“仙子,有了邪祟打搅,相信,南天门应该是到了。”

    按眼前的境界应该是,可是自己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有一点靠近南天门的感应。细细想想,依然找不到一丝头绪。无奈的回话说,到了这层境界,应该是到了,可是,我不知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南天门的迹象。

    仙子此说,有些匪夷所思,莫不是连仙子都不能解释这是何故?看来大凶兆。不管怎么说,已到此处,南天门的迹象就应该在前方。虽是没有来过,但坚决信任仙子。虽是仙子不能辫出此处的邪祟之气,可她说过有一种莫名奇怪的邪术封锁着自己的法术,此而有些法术不能正常发挥。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仙子才失去应有的判断力。即为邪力,就要战胜他,否则,别想走进南天门。说到:“仙子,你说有种法术抑制着你,现在,有没有发现些头绪?”

    珼雅摇摇头示意不知。

    白衣郎君安慰说到:“不管是什么邪术,我们一定会客服困难的。”

    珼雅点点头,我们走。

    虽说被他们破了自己的法术,鬼王依然高兴的合不拢嘴,看他们有多大力气周旋。

    白衣郎君一伙安然无恙,公孙雯心里极不舒服,得想法让鬼王把他们消灭才是,不然,永远都是自己成功路上的绊脚石。说到:“鬼王,他们这样飘来飘去,真的让他们找到南天门就糟了。以防万一,依我看,应该派重兵围剿,达到让他们认为南天门就在眼前的假象。”

    魔王附言支持好主意。

    鬼王思索了一番说可以。刚要动手施法,被公孙雯拦阻说到:“鬼王,此事交与我就好。”

    鬼王也觉可以,但看到公孙雯那凶狠的眼神后又觉不妥。若是让她去办定会坏了自己的计划。说罢了,就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公孙雯不解,为什么?

    有了我的法术分界,相信,孙悟空再厉害,也难逃如来佛祖的手掌心。

    此说,公孙雯再没说什么,只能以待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