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的法力被破,瞬间,雨伞成两半掉落在地,接着,响起了琵琶声。声乐动听,越听越美妙,同时,震的脑袋晕晕乎乎好个心烦气躁。

    所谓,知彼知己战无不胜。鬼王早有防备,这些法器对他而言已不是问题。

    若不是借助妖王胆练就巨力之功,今日在劫难逃。

    脑袋虽说晃悠,但意志坚定,一斧劈了雨伞,又来琵琶,好,今日就毁了这些宝贝,让他们回家抱小孩去。哈哈哈,心里想着此问题乐了。手里举起鬼域斧毫不客气的劈了过去。

    雨伞天王要琵琶天王小心,但是,那速度极快。都说眨眼间功夫,可是,那速度还不到眨眼间功夫的三分之一。

    有雨伞天王话出的那功夫,琵琶天王还没听到小心二字,一把斧头已经劈中了琵琶,只听轰的一声响,琵琶成碎片满天飞。若不是有琵琶做掩护,天王定会被一劈为二。

    败了两个天王,转身见魔王危险,一斧而去解了魔王之危。

    四大天王被破了法器,惭愧的不敢面对珼雅众人。

    鬼王呵斥四大天王,要他们老实一点,不然,定叫他们灰飞烟灭。

    他们的战斗只在瞬间,短短片刻,对于凡人根本没有反应,但对珼雅亜厼来说就不一样了。有了法器发出的声音震的他们不由得转身看向事发地,原来是鬼王魔王与四大天王打到了一起,而且天王们是一败涂地。

    如此厉害,定是有备而来。怎么办?出手帮忙也是无济于事,但又不能视若不见。

    亜厼见了鬼王恨之入骨,但见现在他这般厉害,觉得不能与他硬拼,否则,白白丢掉性命还不能报仇雪恨。要想报得此仇还需从长计议,可是,危机关头不容有丝毫的迟疑。若是任由鬼王肆意妄为岂不对天宫形成威胁?不行,绝不可从让。想此说到:“仙子,鬼王魔王打到天宫,想是絮谋已久,今日不把他们灭了天宫危亦。”

    珼雅岂不知晓,见他们打败四大天王,毫无疑问是有备而来,若是硬拼定是以卵击石。说到:“跟他们拼不值得,目前,应该极快的告知玉帝这里的情况才是上上策。”

    珼雅亜厼的止步让白衣郎君一伙人止步了,转身一瞧吓了一跳,天呀,这副模样足能吓死人,好在各位都是经过世事的人,对此也就是一惊罢了,没有多多索索,战战兢兢的感觉,好似习以为常。

    白衣郎君绿凤说,仙子,这是个什么东西?丑死了。不过,挺厉害的,我们来帮你。珼雅让他们快走千万别插手去找玉帝,鬼王魔王搞偷袭,将这的情况告知玉帝。白衣郎君说不知道路呀,要仙子一起走。

    白衣郎君瞬间意识到,鬼王魔王来此,早有预谋,定是胸有成竹,所到之处无坚不摧。那么,就凭我们之力不会扭转局面的,索性,当机立断离开,找到玉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此说,就是要仙子亜厼速速撤离,不要做无味的牺牲。

    珼雅也知,自己岂能阻挡鬼王魔王,但是不阻拦,白衣郎君一伙人就会无法脱身将这里的情况告知玉帝,那么,就会有更多的无辜受到摧残。要白衣郎君一伙人速速离开,这是唯一的上策,否则,一个也别想脱身。

    仙子不离开,白衣郎君岂可离开,于是执意的挥剑,双剑合并击向鬼王。

    有了白衣郎君绿凤的攻击,珼雅亜厼放手一搏,战不过就是死也不能让鬼王魔王的阴谋得逞。

    鬼王见这些人来袭自己,有些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那种感觉,因为,之前已经领教过了。鄙视的语气说到:“眼下的局势你们都看到了,别做无味的抗争了?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住手还来得及,不然,定叫你们搓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魔王忙接言语气霸道的说到:“四大天王都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何况你们?识相的,与我们一道杀进天宫灭了玉帝,到时候,封你们个大将军做做,怎么样?”

    “听起来倒是挺顺耳的,不过我告诉你们,想都别想,你们这两个乱臣贼子。”亜厼叫骂着愤怒的扑向了鬼王。

    魔王要出手被鬼王阻止了说没必要你出手,我一人就够了。说着,抡起鬼域斧劈了下去。

    见到鬼域斧,几人都懵了,好家伙,这么大。一个斧子头就有两步长,那斧把子更夸张,有七八步长。就这样的斧头,没有力者休想拿动。不愧是鬼王。

    感叹归感叹,战胜他最为重要。于是用足了力气迎战鬼王。

    鬼域斧劈下,力大无穷,与乌金剑之力接触后,鬼王感觉到剑气还是厉害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