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操着鬼域斧大力劈了下来,与乌金剑剑气接触后,惊讶不已。(书^屋*小}说+网)时下,那道剑气如一道钢墙壁挡住了斧头劈下,由此感觉,面前之人不可小觑。又见他手中所持一把黑乎乎的剑,疑问,这是什么兵器?竟能与鬼域斧抗争?

    天下之大,海纳百川,有此利器,不为所惊。

    鬼王安慰自己,不要让这兵器所左右了自己,因此,失去信心。

    不过,虽是此剑力道让自己一惊,自己的力量依然大于对方,相信,只要连劈几下定能将他制服。

    于是使出了浑身的力道聚集与双臂,顿时,斧头慢慢的压下,将剑气压的几乎不见了,甚至就要对上双剑了。

    白衣郎君,绿凤本是最大的力气,然而,被鬼王轻而易举的压制,已是到了不可逆转的份上了。

    见此情况,珼雅亜厼不顾魔王的偷袭参加了战斗,若是不相助,他俩定会被打的丟盔弃甲一败涂地。

    有了珼雅亜厼的相助,剑气恢复了一点,算是挡住了斧头没有直接碰到乌金剑,不然,定会毁了双剑。

    魔王说,鬼王,要不要助你,也好尽快结束战斗。

    鬼王得意洋洋的说,没有必要,我一人足矣。瞧,他们的力道全在一起,不过如此嘛。转头说到:“别执迷不悟了,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亜厼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可惜了妖王那么信任你。今天就是战死也不和你同流合污。鬼王,拿命来。”

    听此话甚是生气,但是,的确与鬼王有过合作,不过那都是相互利用罢了,根本论不上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道理。俗话说,成大事者就是要六亲不认,婆婆妈妈妇人之仁岂是大丈夫所为?妖王坐骑,放下之前的恩恩怨怨,与我联手,灭了玉帝,定叫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怎么样?

    鬼王这样的歪斜道理,把亜厼气的吐血,呸了一声,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不取你头颅誓不为妖。

    好好好,有骨气,欣赏。不过,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执迷不悟就该死。

    话落,一度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大叫,都去死吧。

    随着声音破出,斧头一力而下,不费吹灰之力将众人之力完全劈了过去,只听轰隆一声后,众人像爆米花似的完全向后倒去,满地都是,真是丟盔弃甲一败涂地。

    绿凤本是一动不能动了,面朝天躺着,眼珠子微微转动了起来,待清醒后,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郎君哥哥怎么样了?拼命的翻身要找可是无法动弹,挣扎了几次无果只有认命。

    白衣郎君被震的好远,好在自身能轻身,因此,并没有受到一定的摧残,算是安然无恙。他爬起来看了周围,大家都是在地上趴着一动不动。由此想,是不是他们都出事了?不会的,自己没事,仙子亜厼怎会有事?但是,绿凤,就不会幸运了,毕竟,他没有任何的保护。想此,找寻绿凤在哪,想过去扶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