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绿凤没有自我保护的保险,因此,受到一定的威胁。白衣郎君竭尽全力爬了起来找寻绿凤的下落。第一个见到的是珼雅,她身体在动,显然,没事。第二个是亜厼,他也在动,还有爬起的动作,看来,他们的受伤程度和自己一样,并无大碍。到了第三个人时,看到的是李亨,他正使劲的叫着推着绿凤要她醒醒。如此动作,说明绿凤受伤严重。于是奋不顾身的要站起,看看绿凤到底怎么样了。

    鬼王魔王相互对视大笑,得意洋洋。

    魔王说,给脸不要脸,自不量力,这就是愚人之果。活该。

    鬼王的气焰更是高涨,王婆卖瓜,这就是与我鬼王做对的下场。转身对李亨说到:“我见你身冒光圈定是人中龙子,看在你刚才没有与他们为伍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只要你将他们亲手屠宰,我保你大唐江山千秋万代,怎么样?”

    李亨丝毫不考虑鬼王的话愤怒的说到:“你休想。”

    “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好,成全你。”

    话落,一拳打了过来。瞬间,一个拳头形状冲向了李亨。

    李亨嘴里嘟囔着,不就是一死嘛,何惧?同时,直起身子也是一拳而出。

    魔王笑了说,无知凡人,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怎么死的,真是笑死人了。那我告诉你,你是吃了嘴硬的亏。哈哈哈。

    珼雅,亜厼,以及白衣郎君都是极度担心,这么一来,李亨必死无疑,都是为之捏了一把汗。想出手阻拦鬼王,可是,一时无法站起。脑袋晕晕乎乎的,不知全身的力气从何出使出。虽是无能为力,但嘴里还是紧自己的力气喊着,不可硬战,否则,必死无疑。

    他们这样的声音喊着,对李亨而言根本听不到。

    李亨憋足了力,对着鬼王一拳打了过去。虽是没有任何的光道从自己的拳头发出,可是,他那拳头在接触到鬼王发来的拳气的瞬间,有一道白光突出,与鬼王拳发出之气道碰撞,竟然顶住了来犯之气。

    这一幕,让众人大开眼界耳目一新呀。原担心,鬼王这一拳,李亨怎么可能受的住,定会被打穿胸膛一命呜呼,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太不可思议了。如此,鬼王便不能轻而易举的拿下李亨,躲过一劫,大快人心呀。但是,如没有相助之力,结果,一样被鬼王打败。

    想此,珼雅亜厼白衣郎君尽力爬了起来,都想将自己的力量全盘脱出,救下太子再说。

    有了坚定的意念,他们战了起来,紧接着,使出了全身之力打向了李亨的肩头,将内力通过李亨击向鬼王。

    即使几人的内力相加,虽是李亨之力在表面上的力道又加的迹象,但对鬼王而言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感觉,起不到任何的威胁性。

    鬼王见他们各个都起来了,得意的恩了一声说到:“不愧是有些本事的家伙,欣赏。但不知你们能否再一次的接住我的攻击呢?其实,刚才我留了一手,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怎么样,有了领教,应该不会再执迷不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