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要大家看清眼前的事实不要执迷不悟,识大局者仁道也。

    亜厼刚要反驳,鬼王忙说,妖王坐骑,稍安勿躁嘛,听我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毕竟,胜王败寇,这是自古遗留的真理。说实话,在这个纷争的时代,我不灭他他就会灭了我。因此,没有什么仇恨所言。我劝你,还是识时务者为上策。

    “呸。不要脸的货色,亏你说的出口。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有种。”

    “鬼王,他们都是些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算了,别自寻气受。大事要紧。”魔王对鬼王的优柔寡断有些不耐烦了,照此下去定会误事。

    魔王的语气,分辨的清晰。亜厼更是来气,说到:“今日技不如人,要杀要刮随意。”

    好,成全你。

    于是另一只手成拳头猛的打了过了。

    这一拳,定能将大家打的粉身碎骨,若是没有很好的应对,难逃一死。

    这一拳的份量,他们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镜似的。

    珼雅之意,拼尽全力,死而无憾。

    威力有多大,绝不能坐以待毙。那么,怎么样才能将之防御呢?一时没有办法。

    想了想,终于一计上心头。

    既然硬碰硬是步死棋,那就冒一次险。说到:“仙子,亜厼你们收手。”

    起先,他俩不懂,有了白衣郎君的示意明白了。原来,他是要施展乾坤吸功,可是这样做太过危险。鬼王法力强大,吸他功不是个好主意,百害而无一利,搞不好,让鬼王抓得先机想搬回一局的机会都会失掉。可眼下,唯有此举,或许才有摆脱鬼王的机会。想此,珼雅和亜厼瞬间住手急速的绕到白衣郎君身后,使出全身之力助力白衣郎君。

    有了助力,自己的力量悍然飙起,虽是如此,也不如之前那般威猛,强悍,在鬼王面前,显得十分脆弱。即使威力减退,也让鬼王大吃一惊,匪夷所思。

    原本以为他们的力量相聚,定是有得玩了,借机,一句歼灭,一了百了,省的日后多生事端。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到了顶峰,却是扑了个空,没有任何的阻挡,相反,自己的力量反被什么力量吸着似的,顿感空落落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急思冥想明白了,原来是百味老姜所创的神功-------乾坤吸功。不可能呀?百味老姜活在五百年前,早已与世隔绝,怎会与他个黄毛小儿相识呢?何况,此功在凡间已是失传几百年,无人知晓,难道,他们之间存在着百年幽会?若是如此,就可以解释的通了。怪不得,此人能上的天宫。

    意识到乾坤吸功的威力,鬼王忙用功抵制,好在对方功力大减,否则,自己的神力就会轻而易举的被他们拿去。大喊一声,脱手。

    随着声出,一道强有力的力量推开了自己的手掌,从而,摆脱了乾坤吸功。

    白衣郎君的吸功被鬼王很轻松的摆脱后,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幸好有亜厼扶住了。见鬼王极力脱手,说明此功他是制服不了的,如此,这就是他的软肋。有了克敌之法,那么,就可以报的仇恨了。高兴的说到:“鬼王,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鬼王哼了一声说到:“别得意。”

    鬼王知道,若想克制乾坤吸功,便不能与他对用内功,如此,他将不能奈我何。于是胳膊一伸,手掌伸平,瞬间,鬼域斧顿现,抡起斧头就是一劈,很想将他们劈得尸骨无存。

    就在白衣郎君与鬼王对话之余,李亨迅速的扶起绿凤走到了一边躲了起来。

    而此刻,绿凤清醒了,但身体依然不由自主,李亨让她坐下稍时休息。就在此时,乌金剑发出了一道热流,通过手掌胳膊,然后又从尾脊贯穿全身。顿感身体不再不适,全身的疼痛慢慢的减轻了。由此,脑袋瓜子忽然不再晃悠,而是想到,此刻他们十分危险。于是奋不顾身的挥剑奔向了白衣郎君,目的是,要与郎君哥哥双剑合并,共同御敌。

    李亨无力拦住绿凤,只好祈祷。

    鬼域斧高举,就要劈下,而绿凤则是跑了过来,无疑,造成了一种极度危险的局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