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域斧再度举起,说明鬼王想一举粉碎大家,那么,这样的结局绝不能让他发生,将他遏制在摇篮之中。可是,如此想,谈何容易?

    白衣郎君想硬碰硬,但鬼王的实力庞大,绝对没好果子吃。但在这种情况下,除了此举,再没什么办法的。要么,还有一计,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想此说到:“仙子,我们不能硬拼得速速离开。”

    珼雅也知硬拼的结果,支持白衣郎君的建议。就在此时,绿凤突然间冲了过来,目的是对白公子而来。见此情况,说到:“想走也不能了,瞧,绿凤姑娘暴露在鬼王斧下了,极度危险。”

    这个时候出现定是危险,因为前后都无人保护。白衣郎君意识到,若不及时将她拦阻无疑被斧头劈的粉碎,想着就要往前冲去,目的是拉起她的手用自己的身躯为她保驾护航。

    珼雅知道他的意图,这样做分明徒劳无济于事,因为,时间不够,待他扑到绿凤姑娘跟前时,斧头已是劈下,结果,双双被鬼王轻而易举的袭击到。忙伸手拦阻说到:“白公子,且慢。”

    白衣郎君救人心切着急起来,“绿凤姑娘危在旦夕,救她刻不容缓。”

    珼雅当然清楚这一点,最合适出手的应该是亜厼。

    珼雅的提醒,让白衣郎君突醒。对呀,怎么没注意到亜厼的位置呢?看向了亜厼说,此刻,只有靠你了。

    亜厼在刚才的战斗中,震的不轻,相对来说,距离离绿凤较近,就是几步远,何况,绿凤越来越近。一直注视着鬼王,看到鬼王举起鬼域斧已做好了准备,大不了一死。但见绿凤的突然出现给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自己死也就罢了,而她冲来,不是白白送死吗?嘴里嘟囔,捣什么乱。绿凤的出现,不知何故,彻底的打乱了自己的计划,看来,先得救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能救得人?想了想,唯有幻身才可。想此,事不宜迟说干就干。瞬间,幻回了原样,一条四不像龙出现了,接着,尾巴一扫,正好卷起了绿凤一丢,说到:“白公子,接着。”

    绿凤对亜厼此举莫名其妙,在被丢向郎君哥哥的那一时刻起霎间明白了,自己的出现给大家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虽在空中飘着,由衷的感激众人感激亜厼。

    白衣郎君接住绿凤声音有些大说到:“多危险。”

    绿凤此刻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鲁莽了,差些让大家陷于万劫不复的境界,说到:“对不起,郎君哥哥,我也是着急参加战斗。”

    珼雅说,没事就好。

    此刻,鬼王的斧头已经劈下,再不走可真没机会了。珼雅要亜厼带上李亨速速离开。

    亜厼丢开绿凤后,听到撤退的声音心有不甘,可是,鬼王实力不可小觑,看来对峙不是明智的选择,也好,来日方长,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见李亨在旁边,顺道尾巴一扫,就地卷起向着白衣郎君冲了过去。

    见之亜厼跑开,鬼王意识到,他们这是要逃。好在他还在自己的攻击范围内,想跑没那么容易。大吼一声,想跑,休想。

    声出,斧头落下就要劈到亜厼了。

    绿凤和白衣郎君会合后,白衣郎君没有埋怨绿凤,也没有卿卿我我的迹象,因为他们都知目前的处境稍有不慎,就会让鬼王有可趁之迹,于是挥剑,双剑合并一致对外。

    就在鬼域斧劈下的那一刻起,若没阻挡,亜厼李亨必会遭此劫难难逃一死。

    亜厼深知这一点,但此刻已顾不得这些了,只要李亨没事就万事大吉。

    千钧一发时刻,乌金剑剑光似雷光闪鸣击到了斧头,咣得一声巨响,斧头原本就要劈到亜厼的脊背,就这一击,让斧头反弹了一下,瞬间,斧头提高了一尺。就这一尺,亜厼与李亨迅速的跑了过来而且没有回头的跑了。

    如此大的劲道,鬼王大吃一惊。刚才的一番战斗并没有体现出这么厉害的劲道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由此激发出了他们潜在的正能量?若是如此,这几个家伙定是自己的绊脚石,无论无何不能留他们。于是又举起斧头用尽全力劈了下去。

    而白衣郎君绿凤珼雅,借助鬼王收回斧头的瞬间赶快逃走了。

    双剑合并,目的就是击垮鬼王的阴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实现这一目标,是利用鬼王轻看自己的心理给他来个突然袭击,让他防不胜防,果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接着,鬼王恼羞成怒必会再次举斧,要想逃走就是在这空当,若是把握不好,在劫难逃。

    因此,机会成熟,三人毫无顾忌的向前面撒丫子跑去。

    鬼王的鬼域斧劈下又是扑了个空,气的他七窍流血,乱呀呀怪叫,不抽了你们的胫扒了他们的皮誓不为鬼。

    叫着就要追赶。

    魔王拦阻说,穷寇莫追,办正事要紧。区区几个毛贼不足挂齿,鬼王何苦赶尽杀绝呢?大可不必。

    魔王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不要为了他们坏了自己的大事,可是,这些家伙实力相当不除不快呀。忙掐掐时间,午时已到,应该去找玉帝算账,他们,先放放。

    四大天王的法器被破于是都躲了起来,丢了法器无颜去见玉帝只有祈求万事大吉。

    此刻,公孙雯和红白鬼使,鬼魅魍魉带着魔兵鬼将霸占了南天门,气势好个宏伟。鬼王说到:“成败在此一举,你们各个小心警慎,万不可放走一个通风报信者。”

    “得令。”

    “魔王,你与我同去凌霄殿,千万别让他们先去了,否则,就不好办了。”

    “不怕,玉帝现在法力尽失,他们又是手下败将何惧?”魔王安慰鬼王说,一切都在掌握中,不必忧心。

    鬼王呵呵呵大笑起来,一阵风突起不见了踪影。

    跑了一截,不知去向,亜厼说,我们不能这样乱闯呀?珼雅说,我们去凌霄殿。

    亜厼说,往哪走?我不识路。再说,我是妖,恐怕进不去。

    珼雅说,都这个时候了,谁还会在乎你是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