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门的打斗很快,就在瞬间结束了,因此,天兵天将无一知晓。

    各个庄严肃穆好个威风。

    见到珼雅一伙人的横冲直撞加以阻止,并吼言,站住,不准再前,否则,后果自负。

    有了亜厼的妖气弥漫天宫,天兵天将岂能袖手旁观,各个飞身前往,手持法器阻挡了去路。

    妖孽,哪里走?

    亜厼紧急止步一动不动,似无路可走。想什么来什么,表情慌张,不过相信仙子能让自己安然无恙的。

    此刻的亜厼,在救起李亨阔步向前时,已经恢复了人身,他拉着李亨拼命的跑。尽管是人身,但妖始终是妖。

    这是正常的现象,有了妖气正浓渲染天宫,岂能有不管的道理。珼雅忙上前说到:“诸位仙君,他虽是妖,但没有伤天害理之举,今日来此是告玉状的。”

    天兵见是兰花仙子便有礼,顿时不解,仙子竟与妖在一起,匪夷所思,不过,定有蹊跷。另有这几人,看上去,各个精神抖擞,一股正能量,难道,他们果真是告玉状而来?既然是告玉状,为何这等神态?慌里慌张成何体统?怎么的,也得说个清楚明白,不然,怎么向玉帝交代。

    还要什么交代呀,啰喱啰嗦的。我们要见玉帝,鬼王魔王造反,已打上天宫了。亜厼着急的叫起来。

    天兵天降听闻亜厼话语笑起来,这不是百闻谈奇吗?无中生有。你把天宫比喻你家啊?信口开河,夸夸其谈吗?别忘了,这是天宫。哈哈哈,,。

    “跟你说正事呢,谁跟你嘻嘻哈哈的。快走开,我们要见玉帝,误事你担不起责任。”亜厼依然口气硬巴,但天兵天降根本无视与他的话,无法相信这是事实绝不退让。

    “你们这些顽固不化的蠢货,愚昧。”亜厼不耐烦的骂上了。

    六七个天兵顿时来气很想把他拿下,想到他是兰花仙子带来的定是有一段经过。罢了,不予计较。见他态度坚决,是不是真有其事?似乎意识到事态严重。今日,奉旨在此执勤,目的就是加大防范,以防不法分子偷袭,果不其然,来了不速之客,而且人妖混杂,仙家领路,好一幅图境。再一次的质问起来。

    珼雅回答说到:“关于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珼雅知道,若没有个正当理由,今日怎么能脱离他们。便说了整个事的经过后,天兵们依然半信半疑,看看他们各自之间合作的默契便能分辨出他们没有说谎,因此相信了。

    一天兵说到:“今日是玉帝的归结之日,任何人不得待见。”

    珼雅不解问,归结之日是什么意思?

    一天兵疑惑说,仙子在天宫已有千年,怎么,玉帝归结日都不清楚?

    珼雅无奈,又说了与魔族公主的事,天兵天降才完全相信了。

    一天兵解释说到:“归结日,是指玉帝把几百年来所创的法力全部归纳一起,然后融合,梳理,其目的,将法力更进。”

    李亨说到:“这与见玉帝没有冲突的,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一天兵说到:“当然有关系了。在归结过程中,法力相互柔和,相互抵制,对外来侵入毫无防范。故此,是今日加派天兵天将的缘故所在。”

    怪不得,今日守城将士多了一成,原来是玉帝的受劫日。因此,就能解释的通鬼王魔王冒进天宫的理由了。想此着急起来说到:“不好,玉帝有危险。”

    天兵天降听后乐了,一天兵说,仙子不要危言耸听,搞得人心惶惶的。

    又一天兵说,就你们几个连我们都应付不来,说什么玉帝危险,岂不是痴人说梦了。

    哈哈哈,,,,,,

    天兵们完全不相信珼雅所说。

    亜厼着急,要他们认真一点,不要一笑了之。严肃的说到:“火烧眉毛了,你们竟然在此嘻嘻哈哈无动于衷,太过分了。”

    一天兵见大家神情严肃觉得气氛不大对头问了一句,你们所说可属实?

    白衣郎君回答,千真万确。又把鬼王魔王闹南天门之事实经过讲述了一遍,这才引起天兵天降的注意。几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阵子决定派两个去看看,留下几个看管白衣郎君一伙人以防万一。

    珼雅着急起来说,时不我待,耽误不得,迟了,一切都晚了,要求一同去。

    天兵们死活不同意,待侦查有了结果行动不迟。

    白衣郎君对珼雅的着急迷惑不解,问为什么?珼雅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后,恍然大悟。原来鬼王魔王来此,是对玉帝下黑手。转身看看身后,不见鬼王魔王的身影,顿知,糟了,鬼王魔王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玉帝,看来,定是去了玉帝那。对天兵天将说到:“事态紧急,不容细说,你们若是让玉帝平安无事,就听我们的,随我们去见玉帝。”

    天兵们毫无改变自己的决定的意向,都是摇摇头。

    绿凤极不可待的说到:“你们的玉帝被鬼王魔王抓了,你们才高兴是吧?”

    一天兵怒斥,休的胡言。

    这样的争执,只能激起他们的烦感而不能解决事情,李亨心境平和的说到:“实话说,我们此次来的天宫,是从星仪轨迹变化而得知,天宫必有一场浩劫。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星仪变化,带着疑问,我们来的天宫。经过刚才你们的对话让我明白了其中的隐患,那就是关于玉帝归结时辰有关。鬼王魔王这个时候出现并大闹南天门,就是很好的证据。”

    此说,天兵们开始疑虑起来,要是这么说,十之八九有可能。但是,也不能轻信他们,毕竟,事关重大。罢了,待他们回来就一清二楚了。

    一天兵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稍安勿躁。

    亜厼忍无可忍说,待打探回来,一切都晚了。我一个妖,善且着急,而你们,跟没事人似的,气死我了。

    一天兵说到,不管怎么说,你们没有旨意来此,就是犯了天条。因此,对你们安不安全都的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