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思前想后,终于明白了白衣郎君来此的目的。既然是为剑南花而来,得到此花便是至关重要,分析,是不是关于玉帝议题的?要是这么理解,不管出于什么计划,他们的计划能否成功就跟此花脱不了干系,看来,他们来此取得剑南花志在必得。

    今日之举尤为重要呀。自己的思想很精准判断正确。

    虽是不解此花对于他们有何用处,但是,无论无何不能让他们达到目的。想此。突然间跳了出来阻挡了白衣郎君绿凤的去路。好在白衣郎君刚起步并无踏上桥面,因此,鬼王还来不及占据桥面。

    仙鹤见此情况不由一惊,他是怎么出来的?好隐蔽,怎么就没发现呢?见他相貌丑陋,凶恶一面,定是大凶大恶之徒,要是不小心让他进去山谷内,岂不有损整个终南山。于是手疾眼快在鬼王还未占据桥面及时的收了法术,还原了原态。吼道:“大胆妖邪,还不速速离开,否则对你不客气。”

    见是鬼王,白衣郎君绿鳯心里一愣,他怎么来了?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在来的路上,曾对自己被鬼王发现时,原以为他会穷追不舍,没想到他没来,原因在这。

    鬼王没有理睬仙鹤,因为,仙鹤的招式对自己而言不足为奇,反倒是,面前的这对凡夫俗子存在着一定的隐患,应该将他们的阴谋封杀在摇篮之中,绝不能有蔓延的势头发生。虽是在分分钟就能拿下他们,但是这两个人十分狡猾,要小心应付。今日既然对上了,就不能轻易的让他们逃走。对着白衣郎君绿鳯得意地说道:“没想到吧,我会在此等着你们。”

    这是在预料之中的事,不足为奇。白衣郎君摆出一幅无所谓的神态淡淡的语气说道:“有什么想不到的,只是好奇,你来的真快,不愧是鬼界老大。”

    听他话,是有认可自己的意思,更是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看他还有点知趣的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小子说话我喜欢。不过,嘴附蜜饯这套,在我面前没用的。这样吧,只要你们乖乖的跟我回去,我保你们日后,吃香的喝辣的,荣华富贵应有尽有,怎么样?”

    白衣郎君冷哼了一声,面目略带微笑的说道:“承蒙看得起,可惜无福消受呀。不过我希望,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好。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怎么样?咱们就来个两不互通,以防把事情搞得不愉快,所以,你就让我们过去吧。”

    此说,并非委曲求全恭维之态,在这当口安全重要,完成任务才是上上策。小不忍则乱大谋,完全是应对之策,而不是任怂。

    “说的多好啊,好似此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没事人一样。”鬼王不想再多说什么,也无耐心了,言语狰狞的说道:“我要是不呢?看的出,冥顽不灵,这套词语用在你们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既然是一块茅坑的石头,那我还对你们抱有什么希望?真是浪费我的时间。”话落,挥着拳头打了过来。

    仙鹤看在白衣郎君的份上没有及时动手,一直忍着,现在,可以说已经是忍无可忍,见他动起手来便无需客气。于是翅膀一挥,两个白色圆球闪着光出现了。此球有一尺见方大,冒着火花直冲鬼王过来。

    然而,此球的威力再大,对于鬼王而言都不是什么事,一拳对着一个球,毫不费力的将球弹了回去。被弹回的球速度变得极快,不到眨眼间的功夫球已经碰到了自己的翅膀。那个力量是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强大,无敌,怪不得,混元珠之力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好在,此球有自我保护的效果,因此,在碰到自己的翅膀时,本能的减压停了下来。要不然,自己的一对翅膀就会轻而易举的被他击伤。

    有了仙鹤的出招,使得白衣郎君绿鳯躲过了致命的一招。

    鬼王的出招,可以说突然袭击,就连白衣郎君都是没有注意到,要不是仙鹤出招,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拔剑挥剑,动作熟练,依然是双剑合并。剑气恢弘,荡气回扬。招式在鬼王看来始终慢,被鬼王抓住机会,被双拳发出的力量打的向后退了十几步。

    绿鳯说道:“郎君哥哥,鬼王力量有我们几十倍,不能硬拼的。”

    白衣郎君也知,硬拼无疑是飞蛾扑火,以卵击石。以目前的局面分析,战与不战都是全军覆没的结局,看来,六界之危是无法得解了。“必须的这样,决不放弃。”

    既是这样,那还需乾坤吸功。绿鳯提醒白衣郎君或许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白衣郎君差些忘了此招式,原因是鬼王法力超强,此功对他根本无济于事,不过,目前,只有一赌了。

    鬼王的双拳打的对手防不胜防,见白衣郎君后退时机趁他们不备又是一拳紧随而至,这一拳足以将他们送至阴曹地府见阎王。

    那道拳气很快,不在眨眼间功夫之外,因此,留给自己的时间很有限,因此,用功时间短,但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用尽了全力对付鬼王。因为,这一招完全没有把握,只是抱有试试的心态,故而胜败就此一局。拳头般的气道,就要飞过很窄的空间接触到了自己,千均一刻时机,乌金剑在自己的掌控下猛地伸的笔直与鬼王一决高低。

    鬼王见此情况大悦,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有意给你们留条路,看来是自己多想了。好,成全你。于是用尽了全力,想将白衣郎君的手中剑打的粉碎。但是在瞬间并没有看到对方的剑气冲击,一时疑惑不解,这是怎么回事?脑子里面不断地思索但没有答案。算了,不去想原因,总之,就凭他的力量,再有他这样三个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因此,毫无顾忌的冲了过去。

    自己的内功有限,能不能将鬼王克制,自己丝毫没有把握,只有放手一搏了。在接触到鬼王的拳气内力时,跟自己的想法完全相反。没有受到任何冲击,而是牢牢地将他的内力往自己身体里吸。但是好景不长,只有眨眼间功夫,这种现象立刻停止了,接着出现了对抗了感觉,甚至自己的内力要往外吸似得。好在自己的内力现在也是强大,鬼王暂时不能奈何我也。

    鬼王原以为大获全胜,没想到竟是相反的结局。这是怎么回事?脑子里面忽然一闪,原来如此,差些忘了他会乾坤吸功。于是立刻停止发功而是相反的收功,如此,就可以抑制他反客为主。但是,往往想的天衣无缝的计策,还是赶不上计划不如变化快,因此不但不能反客为主还在不断地消耗自己的内力,如此下去,还不得让这小子耗死。于是,大吼一声让白衣郎君注意自己,此而走神好脱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