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王母懂得玉帝为难,不使情节恶化忙低声下气的说到:“鬼王稍安勿躁,容我再好好劝慰玉帝一番。”

    鬼王哼一声怒吼到:“少来这一套。不得玉玺,你们休想活着出去。”

    鬼王的态度让每个人很不舒服,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气吞声方为保全。

    这样的态度,无非是忍耐。为使计划顺利实现,目前,必须忍。再是铁骨铮铮也懂此道理。

    不过,一向尊贵的西王母则不甘忍受这种屈辱,但没有彻底与鬼王决裂,因为知其后果。

    以质问的口气说到:“这不还有两个时辰吗?。如若你这般言而无信,我们怎么信你。”

    这样的语气,听的舒服,似乎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境界了。看来,有希望。不过,该严厉就的严厉绝不能松懈,否则,前功尽弃。恨恨的说到:“只要交出玉玺,我就让你们一家安享晚年。如若冥顽不灵休怪我将你们魂魄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我说了,还有两个时辰。”西王母坚持着自己的说法。

    鬼王望着西王母的神情毅然,怕事情搞得太僵反而不好,为了大局着想,还是迁就他们一下。原本威逼利诱,但看他们不吃这一套,罢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懂得这道理后,语气变得稍稍柔和。说到:“好,我就等你两个时辰,记住,千万别让我失望。”转身就走,又说“记住你说的话。我们走。”

    公孙雯看着安然无恙的绿凤气不从一处来。她想不清楚,为什么总在千均一发的时刻总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突发情况。很不心甘的随鬼王走了。她知道,两个时辰后,鬼王就不会再护着她了,到时,随便一个主意就能轻松的要了她命。想到这一点,那种不甘心的心结一下豁然开朗脸带微笑的走了。

    西王母扶起绿凤说到:“你打不打紧?伤哪了?”

    绿凤说没大碍,只是没有力气而已。

    西王母把了绿凤的左脉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看来,是内气伤。“哀家帮你将身体内受阻的经脉打通,你就不会这么难受了。”说着话,帮忙绿凤打坐后,手掌心对齐,输出了法力。

    顿时,暖暖的热流贯穿全身,原酸酸的体质变得坚强有劲,琢磨着,恢复了状态。经过自身调理,一会儿功夫后,自己能站起来了,并随心所欲,跟没受伤似的,忙跪地谢恩。

    西王母,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个传说,没想到,不但亲眼见到了她,而且她还为自己发功疗伤,这不是天大的荣幸吗?

    能得到西王母的救抚真是三生有幸。因此,跪地大拜一点不为过。

    对于白衣郎君之事,玉帝非常担心,毕竟,此事关系重大。问绿凤,你所说可都属实?

    绿凤点点头,是的。

    玉帝闭上了眼,继续养神,不再多说一句。

    西王母安慰玉帝说到:“吉人自有天相,这也是你说的。相信,白衣郎君不会有事的。”

    玉帝心中着急,但没有办法,只有期待奇迹出现。

    白衣郎君有了乌金剑为自己输入热流帮自己打通受阻的经脉,一方面靠自身内力让全身的骨骼去痛,这样,身体才会舒服。

    掐算着日子,不知不觉已是三十日有余。因此,身体恢复的很棒。

    这日,剑南花终于有花开的动向,剑南地仙特意过来邀白衣郎君前去一瞧。

    剑南花花开之地是在终南山左高峰的一个悬崖峭壁处,离山峰顶有三丈距离,凭借手臂去摘难于上青天。不过,对于白衣郎君来说就不是问题了。

    鬼王对剑南花十分好奇,但不知它的真正用途。总之,对自己是没好处的。既然如此何不毁了它一绝后患。于是终日在终南山巡游希望能找到剑南花但无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见到了急匆匆赶路的剑南地仙与白衣郎君。他们这是去哪?虽是猜不出他们的意图,但觉得必不是什么好消息。远远的跟着,没想到,他们带自己找到了剑南花,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呀。看他们意,花开日子还不到,这下好了,防范于未然,借机毁了它,看玉帝老头还指望什么。

    一会儿,白衣郎君剑南地仙有说有笑的离开了,这给鬼王时机了。他丝毫没有犹豫,施法连根拔起剑南花放在手心里,瞬间化成了水如蒸汽般化为了乌有。

    鬼王偷笑,这下好了,看玉帝老头还指望什么。

    看到白衣郎君没事,没想到这个小子命真大。不过现在不用愁了,没有了剑南花,他就是活着也是个废物,得意洋洋的离开了。接下来,还是不断的施压于玉帝,争取拿到玉玺,如此,才能将黑丫子救出。

    得到剑南花这是玉帝交于自己的任务,也是拯救六界的使命,刻不容缓。

    第二天,心急如焚的就来到了剑南花花开之地,但是不见其影。咦,去哪了?是不是花开后自己脱落走了?不会呀,要有此功能,剑南地仙会告知自己的,那么,去哪了?

    东张西望,就是找不到,一下子着急起来。

    就在无奈时刻,剑南地仙来了,还是满面春风。问白衣郎君为何愁眉不涨。

    说了缘由,剑南地仙乐了。“我就知道,会有人对剑南花觊觎很高的希望,这下,他可以放心了。”

    他的话,让人不难理解,原来,防范于未然,出奇一招,瞒天过海。剑南地仙出其不意的反客为主,这下好了,鬼王再也不会来终南山捣乱了。如此,自己就可以安心的练就雁形变剑法了。“大仙,真正的剑南花在何处?”

    “不远,就在右峰悬崖处。走,我带你过去。”

    右峰悬崖处,果然有刚才那样的花,距离也是一样的,不能轻身如燕者想都别想拿到它。

    此花苞呈兰绿色,从骨子里闪耀出红光,夹着外皮包裹的兰绿色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颜色不断的闪烁。体积不大,外形像极了带刺的野玫瑰。“大仙,它什么时候能开?”

    “看它样子就在这几日。”说着话摔了一下手柄。

    还得过几日?白衣郎君有些着急说到:“大仙,能不能施法让它快些?”

    剑南地仙摇摇手柄说万万不可,拔苗助长那是一无所获的前兆。让白衣郎君稍安勿躁,切记,一切都是天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