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及时醒来,不然,待产生幻觉时就为时已晚了。

    又对白衣郎君产生诱惑这关疑生不解,玉帝选的人为什么就不能避开利诱这关呢?

    或许,人无完人。

    换位思考,或许,他责任感太强,故有此反应吧。

    剑南地仙一时之间看不清面前的这个带有仙魂的年轻人,自给答案,还需锻炼吧?总而言之,玉帝选的人不会出错。

    白衣郎君对剑南花碾压工序极其关注要剑南地仙指点,没想到他正在注视着自己,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大仙,什么地方我做的不对吗?请指教。”

    剑南地仙从思绪中醒悟后直言不讳的说到:“没有没有,只是在想,让你保持一幅沉稳的心态怎么就这么难啊?。”

    原来是为自己的行举产生了思索。有此,想想自己急于求成的态度让自己太过着急,也是,不难让大仙有想法。“大仙,对不起,或许是因为责任的缘故吧。”

    剑南地仙其实也知道其中的客观原因,人在着急的状态下都会急于求成,往往忽略了要诀,为了达到目的不记后果的。白衣郎君也不裂外,典型的一种。叮咛说到:“此刻,剑南花已开,在不到一刻钟时分便是采摘的最佳时机,万不可有闪失,否则,功败垂成,前功尽弃。”

    白衣郎君认真的听剑南地仙细细讲述,当怕有一环节出错。

    气运丹田,双手伸展,气之指尖发出,夹紧剑南花瓣硬压至破碎,而后,将剑南花体冒出的气,将之吸之,大功告成。

    经过很简单,白衣郎君谢过剑南地仙说到:“大仙,终南山有此花是否频繁?”

    剑南地仙笑道:“你当这是花花草草呀。”

    也是,怎么就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呢?

    “好了,时机已到开始吧。”剑南地仙提醒白衣郎君“注意,我说的细节。”

    白衣郎君点点头开始了运作。

    哈哈哈,,,,

    周围响起了恐怖的笑容。

    声音很熟悉,一听便知是鬼王来了。“我就知道此事没那么简单,果然不出所料。剑南地仙,即是你老姜巨猾也不会瞒过本王的。”

    自鬼王产生疑惑后,一直在想剑南花的问题,直到亲手把剑南花毁之后才稍稍心安,不过,他总觉得毁了剑南花太容易了,总觉哪儿不对劲。又见玉帝那样子似乎告诉自己,剑南花并未毁之。

    本想将此事亮出,让玉帝老儿就此死心,不承想,他坦然自若,有此,说了此事也不会引起他的注意的。相反,引起他的嘲讽。原因,自己并没有带来被毁的剑南花,没有证据,就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了。何况,他派去的人,已被我抓了,这等消息是何等的重要,可他好,闻听消息,应该有所顾虑,而他,依然保持冷静,就跟没事人似的。

    走出凌霄殿内阁来到外阁,总觉得剑南花被毁,存在着疑惑,出于警惕又派黑猫鬼使在暗中监视,果然,发现了端倪。有了黑猫鬼使的奏报,鬼王感到大事不妙,担心什么来什么。速速赶来,还算不晚。但见白衣郎君就要采摘剑南花,分析动作,料定只是开始,加以阻止应该来得及。于是空中长笑,目的是引开白衣郎君的注意,以达到阻止的效果。

    鬼王的突如其来,让人不知所措。要是继续取之,无疑,必会身遭毒手。想此,还是住手,联手剑南地仙击败鬼王再说。但不行,剑南花开百年只此一次,错过了,就不会有下次的。再说,采摘剑南花的最佳时宜万不可错过,错过时辰,等于没摘,终究,一无所获。不过,剑南地仙一人之力怎能与之鬼王抗衡?若不帮忙后果不堪设想。一时迟疑起来。

    见此情况,剑南地仙催促喊到:“万不可错失良机,后果你清楚,六界安危在此一举。鬼王我来应对,别在犹豫了,快。”

    鬼王之力很清楚,就算与剑南地仙联手未必是他的对手,于是果断的继续了行动。

    不过,就这稍稍迟疑,给自己带来了祸端。

    鬼王见白衣郎君只是迟疑而没有停止行动,说明自己的计划失败。

    他这样不顾生命危险要放手一搏,好,成全你。于是一掌打了过去,对准了后心位。

    剑南地仙即刻挥动手柄,一道白气法力顶了过去,两者内力相撞,如两座山移位相碰后发出了排山倒海般的声音震耳欲聋,整座终南山在强大的气波中抖动似摇摇欲坠。

    鬼王一招,料定,剑南地仙不是对手,谁知,他的法力如此强悍让人措手不及,没能击中姓白的着急起来,说什么也不能让剑南花落到白衣郎君的手里,要是让他得逞,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越想越怕后果,此刻,他后悔了,为什么当时知道他没事时没有及时除了他,真是后悔莫及。为了不让意外再发生,决意使用地域斧。于是手臂一伸,地域斧再现,猛地高举劈了下去,要将白衣郎君劈的粉碎。

    地域斧,晓得。都是听闻它的厉害,只因没的机遇不能领教算是一大憾事,今日有幸,得一领风骚,证实一下,是否涂有虚名。

    于是甩起手柄,出现一道似剑之气直击鬼域斧而去。

    地域斧力量强威,碰到剑南地仙的法力阻止,被重重的推开了。就如一颗石子撞在墙壁上似的反被弹飞了。而地域斧依然向白衣郎君劈去,那道斧风速然,锐不可挡。

    在这个世上,从未遇到过这么厉害的法力,就自己的力量在仙界算是前十,但是自己的力量与之抗衡只有它的半分之力。看来,传闻所非,是自己低估了。但他那一掌怎么就没有这么强大,这是何故呀?

    想着这个问题,身已被震的飞出了老远,看着白衣郎君危险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的看着地域斧劈向了他,只有喊叫提醒他,但喊不出一丝声音,身不由己。

    白衣郎君专心致志的依照剑南地仙交与自己的方法吸取剑南花之气,没有注意他俩的战局。不用关注,可想而知,鬼王此来有备,定是势在必得,剑南地仙的法力再是了得,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因此,吸收剑南花之气最为重要。但是,鬼王不会给他机会的,再是坚持,定会人亡事去,最终以失败告终。

    怎么办?

    脑瓜子乱哄哄的无计可施。

    突然间想起,自己是百毒不侵之躯有何惧哉?有此想,瞬间施展乾坤吸功,一下,将剑南花吸到枯萎才住手。

    就当他收手瞬间,斧气已接近于他的后背,并且斧气一穿而过。顿时,感觉到,左右身板已不受自己的约束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