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此人,会是谁?

    剑南地仙的描述,含糊其词,致使细节没能说清楚。但自己有预感,白衣郎君或许得到了剑南花却是不能确定,只因,剑南地仙根本没有注意到细节而是注重于对决鬼王。

    鬼王虽是恶毒但无戏言,所以,白衣郎君被劈是真。

    猜想,若是白衣郎君得手了剑南花,一切危机都会迎刃而解。

    只需很好的利用剑南花之力,相信,定能克服困难修复身体的。

    有此想,玉帝便不再担忧,而是放宽心,期待奇迹的出现。因此,根本不担心白衣郎君有危机,相反,充分的相信他定能渡化此劫。

    鬼王见玉帝沉思不语不耐烦的情绪操着恨恨的语气说到:“铁正如山,还不死心?劝你别再执迷不悟,迷途之返是你最好的选择。记住,你死是一人,别连累他们。”说着话,用手指指着西王母一伙人,顺便就要去抓玉帝。

    他越是着急,玉帝做的越稳。一声不吭,置之不理,显然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西王母懂得玉帝之心,为了不让鬼王发怒,只有好言劝慰以致拖延时间。如果鬼王怒了,果真对玉帝下黑手,那时可真糟了。忙说:“三个时辰还未到呢?鬼王无需急躁。”

    本想一把将玉帝抓起摔地上给他点颜色瞧瞧,听到西王母的言语,又觉也是,毕竟自己是为得到玉玺而战,不是以杀他为快。若是如她所说,三个时辰内说服玉帝,自然是求之不得。当前,三个时辰还差一刻钟不妨等等。虽是骨子里明知,这是一种拖延术,可还是愿意一赌。因为,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言语稍加严厉说到:“那好,就依你。你是聪明人,希望能有正确的决定。”话落出去了。

    魔王对玉帝的态度看的清楚,似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明眼人都知,他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救援,看来,不见黄河不死心呀。

    公孙雯目前的意图,要鬼王想法尽快拿到玉玺,不妨出些狠招,然他一味地忍让还许三个时辰,觉得夜长梦多,尤为不妥。如此,自己的计划何年何月得到实现?说到:“鬼王,我觉得他们有诈,万不可由着他们。”

    “这个我知道,不就是等待救援嘛,放心,那个小子已被我一劈为二了,有何担忧?这可是他唯一的希望。”

    “虽是如此,我还是疑虑。”公孙雯忧心忡忡的说“此人虽为一界凡人,却是身怀绝技,尤其是他那把附有灵性的乌金剑神奇至极,总有意想不到的奇事发生,所以我担心,那小子就算被你劈中未必就是一死,可能还会安然无恙的。”

    鬼王思绪万千,感觉公孙雯的言语有些滑稽,言过其实甚至杞人忧天的味道,一个人被劈为二,怎么能复体?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就是神界也没的事儿呀。说她多虑了。不过,有这样的担忧极属正常,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毕竟,她是领教过此人本领的人,有此想理解,觉得言之有理。若是真如她之言,岂不后患无穷?想到后果严重很想回头去瞧瞧,又一想,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不到一刻钟而已,就是白衣郎君安然无恙,也不会赶来的。为了以防万一,事态的瞬息变化,决不能手下留情,留有他们的活路。就算他的救星到了也没用,人头落地,一了百了。我得不到玉玺,也不能让你如意。我就不信,没有你的玉玺,我就不能掌控天宫?

    绿凤的伤势经过西王母的治疗得到了好转,听到白衣郎君被劈深感伤痛,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她知道,被鬼域斧劈之定是尸骨四散,根本没有活的几率。想去事故现场只能是空想,以泪安慰。

    西王母笃定玉帝的决意绝不会交出玉玺,毕竟,六界安危全系于此。其实自己的决意也是如此。为了六界安危,牺牲自我值得。在心里默默的支持玉帝,只是可惜了女儿们和众神。

    很快,时辰已到,鬼王,魔王,公孙雯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鬼王没有面带恶意而是微微有些笑意,满面春风的走到玉帝面前得意的说到:“现在时辰已到,不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玉帝睁开眼睛瞧了一眼鬼王,对他的那副嘴脸真想给他一巴掌,但又觉得没必要,怕脏了自己的手。面带微笑的说到:“明知故问。”

    他的意思已经没有什么余地了,看来,不给点颜色是不行的。猛地拉起大女儿掐住了她的咽喉,骨骼发出了咯咯声,稍一用劲,咽喉被会粉碎。“给与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