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折磨的大女儿佩佩,疼在心里,可是无能为力救助她。心里好个叹息,但没有表现出伤痛的一丝表情,依然若无其事,不予理睬鬼王的所作所为。

    鬼王已是恼羞成怒,很想结束了佩佩的生命,然后将她灰飞烟灭。但是,这样做了,计划瞬时就会破产又觉不妥,应该慢慢来。毕竟,完成自己宏伟的目标是最终的目的。还未开口,公孙雯已是按耐不住性子了。

    “果真是铁石心肠。”公孙雯添油加醋的煽风点火,目的是挑起鬼王下定决心杀了她。只有这样,才能疼到玉帝的心里。就不信他,不管不顾自己的女儿们。

    魔王也是推波助澜要鬼王立刻杀了她以儆效尤,不然,各个顽抗,一无所获的。

    就此下手,面临着玉玺永远得不到,筹划了百年的计划难道就这样事半功倍前功尽弃吗?

    鬼王不甘心,决定在给自己一次机会。

    因此,慢慢的松开了捏得出水的手,言语带有威胁的说:“就这样让她利落的走,想来太便宜她了。所以我决定,我要好好的玩,直到玩舒服为止。”话完高叫“黑猫鬼使。”

    此话藏着恶毒的阴谋,至于是什么动作,众人不得而知只有拭目以待。

    黑猫鬼使不敢懈怠,听到叫声立刻跑了进来问,伟大的我王,什么事?

    鬼王没好气的说:“把她衣服撕碎了。”

    黑猫鬼使得令后瞬间变成了原样一只黑猫,青面獠牙,张牙舞爪的扑到了大女儿的身上。它的爪子锋利,速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何况,佩佩被鬼王控制着。瞬间,衣服被撕的条条续续甚至有血丝漏出。

    这样的场景惨不忍睹,西王母与自己的女儿们都是怒叫抵抗,准备拼死一战。

    鬼王叫喊谁敢动,试试,她立马头颅搬家。

    为了佩佩的安全,大家敢怒不敢言,更无动作。西王母虽是怒火中烧但无可奈何,教鬼王住手。

    终于沉不住气了,很好。鬼王得意洋洋,一个手势示意住手。黑猫得到命令一下跳离了目标,在落地的空间,瞬间幻化成了人形站立在了一旁。

    鬼王认为西王母已经认怂,满面春风得意的说到:“还是西王母懂得疼女儿明世理。”说着话收了手放开了玉帝的大女儿又说:“其实,我们本不需要这样的程序的,你说是不是啊,西王母。”

    被折腾的衣衫褴褛的大女儿佩佩已是有气无力,待鬼王松开手的那一刻根本不能自主,站立的力量都已失去,要不是西王母及时扶住,定是掉倒在地。看着奄奄一息的佩佩,西王母很是伤心,嘴里嘟囔着心疼的话语。

    而玉帝一直不愿看被鬼王折磨的女儿,因为他知道,他要是看了,必定会心软,如此,鬼王就会达到目的,那时,不会有另外的结果而是一样的结果,只不过痛快一点罢了。有此分析,依然紧闭双眼不再直视。

    鬼王一味地忍让,也不知,是何打算,虽是知道他的最终目的,但这样做是不是妇人之仁?一再的退让,终究会坏事的。既然他下不了手那就有自己代劳了。于是走到绿凤跟前说到:“鬼王,你思前想后,步步精细,做的的确天衣无缝,但你这样犹豫不决,怕是要延误时机了。”

    公孙雯始终担忧白衣郎君回来,若是之前定不必有惧,但这次,他是奉玉帝去执行任务的,要是能回来,说明任务成功,那么,这次回来便绝对不简单。刮目相看都是小,最主要的是,得了势的白衣郎君,气势澎湃,势不可挡呀。

    此设想,并非空穴来风,而是以以往的经验所析,他定会逢凶化吉化险为夷的。

    即如此,绝对不能留下绿凤这个帮手给他,应及早除了她。

    以防万一,断了他的搭担,一绝后患。

    就算白衣郎君来了也是无依无靠,双剑合并没了,威力就减一半,那时,他再是厉害也是孤军作战,不成气候也。

    想此,果断的拉起绿凤说到:“鬼王,就让她做玉帝的第一个殉葬品吧。”说着,运足功与手掌,想从天门部位打下,如此,脑袋定是开花脑浆溢出无疑。

    鬼王没有拦阻的意思,她的到来只是一个证明,而现在,一无用处,留她何用?点点头,同意公孙雯的决意。公孙雯毫无顾忌的一掌打向了绿凤的天门处。

    此次劫难,自己的子女遇难也就罢了,绝不能连累他们,他们是无辜的。玉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枝花杀了绿凤,急叫到:“住手。”

    玉帝有此反应,算是找到他的命脉了,看来,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宁可牺牲自己的儿女也不愿连累他人,说明仗义。

    鬼王魔王公孙雯还有黑猫鬼使都乐了,因为,他的仗义象征着自己的计划将要大功告成完美收关。

    鬼王给了公孙雯一个眼色让她放了绿凤,听听玉帝老儿说些什么。公孙雯停止了行动说到:“玉帝,咱的目的很清晰,希望得到你的配合。如若不然,我们会杀尽这里全部的人。所以,外阁诸位大神,内阁这些人,他们的性命安危全有你说了算。生死一刹那,尽在你的举动。”

    公孙雯彻底明白了玉帝的老底又加了筹码,不信他不低头。

    玉帝知道,若不答应他们交出玉玺,外阁三十班位大神就会被搓骨扬灰,这么多无辜惨死实属不该。若是交出玉玺,六界无疑大乱,那时,天下大乱,生灵涂炭,白骨皑皑,再现疆场。想到交出玉玺的后果,玉帝犹豫了,不行,决不能答应他们,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倒下?

    “想好了没有?仔细想想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你的决定关乎他们的安危呢。”魔王催促着得意的说。

    玉帝两难不能决定,一度六神无主。

    鬼王了解了玉帝此刻的情况,觉得应该帮帮他。于是教黑猫鬼使拉进一大神说到:“玉帝,既然你不顾他们的安危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话落,手掌即出黑气,瞬间缠绕那人,接着,黑气缠绕的越来越紧如蛇般收缩,一会儿,有了骨骼发出的声音疼痛难忍大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