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玺四处乱闯,展望,甚至自由自在无不骄傲的不肯停下,这使鬼王刚才那份信誓旦旦,信心满满将它收获不在话下的承诺的态度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担心了起来,忙叫人围攻它将它拿获,一边又施法封了大门以防逃脱。

    红白鬼使,黑猫鬼使,公孙雯,魔王,鬼王都是忙的不知所措,怎么样才能将它拿住无计可施搞得焦头烂额,追的它跑已是气喘吁吁一筹莫展。

    再是累,也不能停手,这样的局面得来多么不易呀!费点力值得。

    怎么样追赶的战术都是无济于事,实在是没招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依然无望,鬼王绝望的泄气的说,你们有没有好的主意啊?

    本领超群的鬼王都已无法可施,其他人自然是不要说了。

    公孙雯歇一口气,不可思议的说,没有。没想到这东西会跑。

    魔王也没辙,但想到,这东西只有玉帝接触,他肯定有办法。说,这事,玉帝应该知晓,问问他,何解?

    鬼王觉得言之有理点点头,转过身,看到玉帝面带微笑,想来,定是知情的,原来是在戏弄自己,岂有此理。没好气恶狠狠的说:“为什么不把此事讲清楚?诚心的是吧?。”

    对于玉玺的飞奔,玉帝不知其由,也是纳闷不解。只知力量不足不能将它弹出御案,却是不知它还有此等功能。猜想,或许,它也是随缘吧。说到:“我知道的都已告诉你了,此事蹊跷,我也不解。”

    玉帝的回答,鬼王疑惑重重,甚至不相信。但看他的表情又不像在撒谎,看来,是真的了。

    鬼王的思索,让魔王不快,认为,当断不断必生其乱。觉得,不给他点压力,他是不会下狠手的。“鬼王,我们再不能一味地忍让了,这样对我们大不利,难道你看不出,他这是明显的拖延时间等待救援吗?,我们可不能再围着他转了,否则,败局已定。有此,成就了他,等到了救援。”

    鬼王一筹莫展无计可施,那有什么办法啊?淡淡的又说,依你之计该如何?

    魔王早有预谋,指着眼前倒地的大神说,只有靠他了。

    鬼王明白其意,不外乎威逼,也好,反正没的办法,就死马当活马医吧。于是速度极快的拉起倒地的大神,右手即刻冒起黑气凶狠的说到:“玉帝,你快让它停下来,不然,就让他魂飞魄散。说到做到。”

    对于他的要挟,真是无路可选,也是根本没的办法可有,只有实话实说。“我说了,我也不知其原因。”

    “好,嘴硬。我成全你。”鬼王发怒,一手黑气打向了大神的天门处。

    玉帝想出手相救,但无能为力,只有紧闭双目,避开不可直视的血腥场面,让自己安慰一些。

    就在鬼王行凶成功时,玉玺似有魂魄懂得珍惜生命,突然冲了过来撞向鬼王,为了躲避危险,鬼王只好弃手,放开了大神躲到了魔王身边。

    大神得到了安全,玉玺才放心的飞远了。

    鬼王弄不明白,惊呆了。

    玉玺的行动,分明有种暗示,有缘者得之。看来,鬼王想拿到它,估计很难。如此,自己的机会就有了,而且百分百能得到它。那么,得到它的前题是,怎么样才能把他们全部除掉呢?公孙雯想了想,终于一计上心头。说:“鬼王,我倒有一计,不知行不行?”

    鬼王此刻无计可施,但凡有计策必须得听听。

    “既然这东西灵性十足,那我们就将计就计。”

    鬼王想了想,明白一枝花的用意,原来如此。于是抓住玉帝说到:“你能不能活着就看你自己了,你懂的。快说,让它停下旋转,过来,不然,灭了你。”

    玉帝不知玉玺其故,陌生,怎能命他?说,我不能控制与它,抱歉。

    不说是吧?好,成全你。于是举手,黑气顿出。

    西王母,剑南地仙,绿凤,以及七仙女都是让鬼王不得杀玉帝,却是无力阻止,无可奈何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鬼王打下那一掌。

    一时间,哭声震天。

    对于鬼王的行举,自己无能为力,自己就是一只等待宰杀的小羊羔。有此想,玉帝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等待黑暗来临的那一刻。

    鬼王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给玉帝机会了,因为,玉玺是认主的,所以,自己根本没戏。只有除了他,或许,才有机会拥有它。

    就在结束六界安危的那一掌打下之余,玉玺突然说起话来,住手。

    这等事也有?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呆了。

    也是,这是天宫,什么样的新鲜事都是可能的。绿凤看着玉玺,希望它有下一句,最好,除了鬼王这群恶势力。

    玉帝也是惊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好端端的,怎么就说起话呢?难道是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一功能,还是自己忽略了?

    玉帝百思不得其解,总之匪夷所思。只是希望,不要落入妖人之手就好。

    此刻的鬼王,已是无计可施,得到玉玺唯一的办法就是灭了玉帝为筹码,没想到这招还算灵。停止了行动但没收手说到:“让我住手可以,只要你来到我手里即可。”说着话,手慢慢的抬高,做到要挟的那一步。

    “我说了,只要你放开玉帝,我就答应你。”玉玺的话坚贞有力,听的鬼王悦耳,但不能依它,以防万一。吼到:“再不过来我就打死他。”

    “好啊,那你打死他吧。”玉玺不管不顾玉帝的死活毫无着急样。

    怎么办?

    鬼王觉得,拿不到玉玺就是徒劳,打死玉帝也是无任何意义。一时犹豫起来。

    对于玉帝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有一点,让玉帝喜了起来,此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百年之前,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时就是这样的音质,醇厚雄霸,结果让他大闹了天宫。那段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有此,心里默默地说到:泼猴,希望你此来完成你的任务。

    鬼王犹豫不决,放与不放难以定心。

    霸得天宫,就得玉玺,得不到玉玺一切都是空谈。魔王低声的出主意说到:“拿到玉玺重要,再收拾他们不迟。毕竟,他们被我们控制着。”

    是呀,差些忘了这层关系。他们就是手中的菜还怕他们飞了?于是彻底的放开了手,将玉帝丢到了一边然后走了几步说,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还可以。

    说着话,玉玺向鬼王靠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