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加大力度,一局搬回失局,果然,有所收获。

    乌金剑剑气有了明显的减弱慢慢退缩,越来越短。

    见此情况,绿凤很想参战,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站不起来,只有利用乌金剑或许能助郎君哥哥一臂之力,但乌金剑已被鬼王拿走又被一枝花扔的不知去向。四周看看乌金剑踪迹在何处但一无所获,彻底失望了。想帮忙只是一种奢望。

    或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缘故,主人的想法能让灵剑感觉得到,嗖的一声,乌金剑从大厅靠墙处一拐角地点飞逝而去与另一把乌金剑齐并,双剑合并,威力丛横,一副势不可挡的气势压倒鬼王的自信心。

    不是鬼王担忧,而是,确确实实被双剑之力所震撼。因为,自己感到吃力了。

    败局绝不能让它发生,一枝花担心什么就是什么。要想终结此结果,结束这一切,只能擒贼先擒王。于是偷袭,一掌推出直捣黄龙,目的是,趁其不备突然袭击,让白衣郎君防不胜防。只要中招,万事大捷。

    白衣郎君一心一意对付鬼王,没有顾及到暗剑伤人,然而,乌金剑突发剑影冲了过去要挡住公孙雯击来的一掌,却被冷冻成冰棍停在空中,一会,碎了掉地成一汤水化无。眼见致命的一掌就要击中自己却是毫无办法无计可施,难道,坐以待毙?不行,万不可,否则,前功尽弃。可是,怎么样才能脱身?

    一时没的办法可施。

    如此紧张的场面,若不有人帮忙,郎君哥哥定遭其害。绿凤想着,若是乌金剑随自己意挡去此掌多好。有此想,乌金剑真的有了挣扎,瞬间脱开直击公孙雯击来的掌气。不迟不偏恰到好处拦阻了掌气。顺势,直击鬼王而去。

    鬼王应对白衣郎君已是竭尽全力,乌金剑袭来无疑是致命的威胁不躲不行。

    见此情况,魔王觉得时机已到,该是让他死的时候了,不然,怎么才能从他的手里讨回玉玺。又觉不妥,要是鬼王被杀了,就凭自己的法力怎会是他们的对手?不能,不能这么做,否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前,应该是一致对外。说,鬼王,不必理会,有我对付即可。话落,双炳大刀即现对着乌金剑砍了下去。

    乌金剑好似懂着危险,于是顿停不前,躲开险境,发出去了剑影攻击。如此,魔王动作落空,鬼王危亦,收了功躲避了一边。

    此刻,被冷冻的孙悟空已成冰像,但没有成碎的迹象。想来,此功不能将大圣怎的。

    白衣郎君看着冰像心有约数便安慰。

    有心搭救但无从下手,又鬼王不给机会说到:“别看了,过不了多时,这只猴子就会像水流走,从此烟消云散。哈哈哈。不过,这样的结果,不正和你们意吗?尤其是玉帝最想要的结果,难道不是吗?”

    白衣郎君驳斥说到:“休的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打成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