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雁形变剑法的精妙绝伦,鬼王不得不承认此剑法厉害无敌,故心惊胆战,若要破解它还需一定的时间。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溜之大吉。“走。”

    鬼王的决意,公孙雯极度郁闷。就此离开,岂不功亏一窥,努力的一切付之东溜了。但又觉得,此决定定会有着深远意义,或许,只有如此才是当前的万全之策。本想一举拿下这个猴子,报当年羞辱之仇,不想,在此多留一颗,意味着失败的几率就多一成,无奈随了鬼王之意远去。临走时,破开骂道:“猴子,算你幸运,来日,必报此仇。”

    本想乘胜追击,但势单力薄只好作罢。看大圣再一次被冻,他以一抵三,这样的结果很正常,那么,自己出手相助,又是无从下手,只好期待大圣慢慢解了这冰冻之封。

    用间不多,孙悟空慢慢融化了外寒再一次的破碎寒御破茧而出,扫了一眼不见鬼王他们的踪影说到:“可恶,又让他们给跑了。”

    白衣郎君倒是不急于追赶鬼王一伙,而是担心猴子的安危。孙悟空说没事,主要的是将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尽快除之,不然,玉帝安危不能保障,接之,六界必乱,生灵涂炭。要白衣郎君随自己即刻追赶。

    就在起步时,玉帝让三公主将他们唤回,说是有要事。

    此刻的玉帝一伙,稍稍有些放松,毕竟,魔头不会再回来打扰了。唤回大圣白衣郎君,纯碎是为了他们的安危着想。不是说追赶是错误的,而是担心中了圈套。

    猴子急问,玉帝唤回所为何事?

    玉帝满面欢喜的说到:“追击他们不急于一时,重要的是要有对策。”

    “玉帝,快说。”

    “料想,他们此举定是躲避。他们知道,只要五个时辰就够了,就可以治朕与死地。所以,你们追去不会找到他们的。”玉帝撸着胡须。“对了,把玉玺交出吧。”

    “我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不情愿的伸出胳膊,手心里一幻,玉玺即现,然后给了玉帝。“我还想玩玩这东西呢,算了,给你吧,省的你睡不着。”

    众人乐了。

    白衣郎君算是开了眼界,再度耳目一新。

    绿凤觉得好神奇,就如自己见过的那些杂艺人,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头上还有一只猴,将它们放置一起,最后,竟是一个大活人。每想到这些,都是赞叹不已。而今,大圣亲临耍绝招,大饱眼福,佩服的几乎要五体投地了。说到“大圣,能不能教我武艺?”

    孙悟空看了绿凤一眼说到:“可以呀,只不过现在没的时间。”

    绿凤说到:“那我等你。谢谢大圣。”

    西王母说到:“你可别高兴的早了,他可是有条件的。”

    “条件?不怕。望西王母告知。”

    “他本已成仙,教的弟子自然是天宫所用人才,故,你便不能再入凡间了。”西王母一本正经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