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噻,够胆识。若不是白衣郎君认识,非让她出出丑不可。

    雷行华宇围着孙悟空,摸摸金箍棒,感叹万分。

    雷行说到:“大圣,教我武艺吧。”说着话扑通一下跪地嗑起头来。但没有拜师的意思。

    还没磕下头,孙悟空忙用手拉住雷行说到:“此事不忙,以后再说嘛。起来起来。”

    大圣若不答应,雷行便长跪不起。

    见此情况,华宇也跪下了说到:“大圣武艺精湛,让人羡慕不已,若能学的大圣功夫此生无憾亦。求大圣答应。”

    我的武艺卓绝,世人皆知,但师傅说过,万不可将武艺外传,真是为难了。

    孙悟空抓着手犹豫起来,想来定是为难。雷行又说,大圣不必为难,只得大圣的一招半式便可终身受益了。

    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可是,答应师傅之事决不能违。“此事重大,还需考虑。这样吧,你们先起来,不急,日后再议。”

    雷行华宇的决定依然坚持,就是不愿起来。

    看大圣的表情,分明是为难了,若不说句话,他俩会死心塌地。白衣郎君劝说到:“你们先起来,待眼下事过了,我们一起请教大圣的武艺怎么样?”

    这主意好,无可厚非。雷行华宇这才起身。

    雷行说,一言为定。

    白衣郎君嗯了一声,驷马难追。

    此决定,孙悟空非常满意,也说,一言为定。

    此说,充分说明了孙悟空看好了白衣郎君。

    见孙悟空开了口,是绝佳的机会,谢婉茹怎么能错过这等时机,忙说算我一个。

    既有话出,就没有收回的权利,孙悟空一并答应了。

    一路谈笑风生,很快到了那山洞前面,果然有条浮桥,还是铁索扶手木制地板,一眼望去,宏伟工程。

    谢婉茹指着浮桥说到:“大圣,白大哥,就是这索桥,它能收缩自如,坍塌瞬间太奇异了。”

    为了证实此桥的怪异,白衣郎君让谢婉茹再度踏上去看看有何反应。

    有了孙悟空白衣郎君的支持,谢婉茹胆大心细的踩在桥上面后,并没有出现自己所说的那些情况疑惑起来,嘴里嘟囔,不可能呀。既然没有动静何不趁此机会过去?说到:“大圣,白大哥,我先行一步,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还不等他们的建议大步阔前瞬间到了桥中央。此刻,桥依然安然无恙,谢婉茹放心的往前走去,再有十几步便可到达终点,就在此时,桥突然抖动起来,甚至像大海的波澜起伏不定,又左右摇晃,一幅不达目标不罢休的势头。

    自然,谢婉茹已是独木难支,大叫着掉下去了。

    此事发生的突然,就在眨眼间,待意识到危险时,想在桥上救谢婉茹已是来不及,只能空中营救。见她掉下去的瞬间,有一股蓝火莫名的冲起直达谢婉茹,危机时刻,要不是白衣郎君出手快,定是遭此一劫。

    在白衣郎君拉住自己的手时,谢婉茹再度的想入非非。她幻想着,与白大哥情投意合双宿双飞,漫漫草原一对情侣。。。。。

    还不等梦想完毕,白衣郎君说,你没事吧。

    有了声音,谢婉茹忙从幻想中醒悟结束了花痴般的幻想说到:“没事没事。”

    孙悟空早看出谢婉茹的心思,可惜渡花有意流水无情,说到:“别在那恩恩爱爱了,想想,怎么样上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