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思右想没有破绽之疑,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鬼王想的焦头烂额,就是没有答案说服自己。

    对于鬼王与黑丫子的相认,公孙雯魔王持支持态度,毕竟,大敌当前,人手,利益为重。但有利必有弊,还的多留一份心。尤其是鬼王拿出玉玺交给黑丫子的那一刻,心急如焚,恨不能上前抢回来,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玉玺不翼而飞,充分说明这玉玺认身。可是,这样的解释是不是有些荒唐?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结果?

    突然间,他俩好像有了答案,异口同声的说,是猴子搞的鬼。

    他俩的语出,鬼王也是同时想到这样的答案,与他俩同时唤出。

    他三的答案,足以证明,玉玺被猴子调包了。虽有些难以置信,但想想猴子的本事,就无可厚非了。说到:“那只猴子是菩提祖师的关门弟子,别人躲之不及,你们倒好,偏偏招惹他。”

    他们三哪有心思与他开战,只不过巧遇罢了。

    鬼王更是不会与他纠缠,但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既然让自己遇上了,就得竭尽全力的应付。鬼王微微一笑说到:“事已至此,不去说他了,走,我们去个好地方躲起来,待时机成熟一举拿下天宫。”

    躲避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再说,能躲哪儿去?那只猴子神通广大,又有望风断物之本事,躲哪,都会被他轻而易举的发现。与其躲躲藏藏,不如逆流而上,趁机打他个措手不及。“事到如今,丛然躲避是一种手段,起到不战而驱人之兵,相反,也是一种坐以待毙的危险之举。”

    “丫子你的意思是?”鬼王问。

    “就如你所说,一不做二不休,抓住机遇不可错过,现在,就是绝佳的机会。”黑丫子斩钉截铁的说。

    可是。鬼王犹豫起来。“此刻,六界都已知晓我做之事,那些地仙定是蜂拥而至与天宫,前去,不是鸡蛋碰石头飞蛾扑火吗?”

    魔王也是此建议,应该躲避,到一个荒芜之地,待时辰已过便是胜利,岂不乐哉?何苦自讨苦吃。

    黑丫子看了魔王又看了公孙雯一眼,是魔王父女与其为伍,怪不得落得此下场,原来是一对狗头军事。指责说到:“既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就知自保。”

    魔王没说什么,倒是公孙雯不依不饶起来:“我说黑丫子大仙,当时情况你又不知,凭什么这么说?”

    公孙雯知道,这样的口吻,鬼王定是生气,但事实如此不得不说,相信,鬼王不会责怪自己的。

    果然,鬼王只是看了公孙雯一眼并未发言,又看向黑丫子,见她并没有生气的样子说到:“此事不能怪他们,怪就怪我不听他们的。”

    公孙雯之言,黑丫子很生气但未表现出来,又听鬼王言明白了,定是有原因。“你说此话,好像责任都在你?”

    鬼王支支吾吾不想承认,但在黑丫子面前必须的表现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含糊其词。说到:“事情是这样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