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玺只配有德之人,你,免了。”玉帝不愿多望黑丫子一眼,语气坚定的说到。

    “冥王不灵,死有余辜。”声出,一掌拍向玉帝的天灵盖。

    现在的玉帝为板上肉,任人消切毫无怨言,黑丫子的出击在预料之中,因此紧闭双眼,期待毙命的时刻到来。

    危机时刻,公孙雯出言阻止。“黑丫子大神,万万不可。此时毙了他命,岂不操之过急?那么,我们来此的意义便毫无意义,犹如前功尽弃。”

    此说,不是公孙雯心慈手软而是一种不达目的绝不轻易出击的主。她觉的,玉玺拿不到还不如当初选择一地好好的躲起来,如此岂不逍遥自在坐等渔翁之利。黑丫子此刻的心态怀有怨恨,故急切,无意间坏了大事。那么,玉帝稍有对她不顺自己意便会大起杀意。要是真灭了玉帝,不但徒劳无功还反会成为板上肉。

    公孙雯的一番话,极有说服力,黑丫子觉得言之有理。是呀,不能冲动。若此时要了他命,后果不堪设想,便是赤裸裸的被人攻击了。于是收了手,恨恨的说到:“再给你一次机会,如若不然,要你死的难堪。”

    玉帝冷哼一声说到:“别再浪费时间了,如果错过此时,你便再无机会杀我,我保证。”

    “你以为我不敢?”黑丫子历声问叱。

    时局恶化,都是两人态度坚硬,要想让坚局复活就得改换话题。不是自己不愿意让玉帝去死,而是,拿不到玉玺,一切的努力将是白搭。公孙雯左思右想,什么话题可使坚局软化?

    想了想并无好的话题,相信,只要拖延时间会有好的局面出现,希望在很短的时间里,达到更有效的结果。

    “黑丫子大神,万不可上了玉帝老儿的当,他之言,意喻求死,如此,我们偏不随他意。我为刀俎,他为切肉,待时机成熟,再给他判刑不迟。当然,最终还是要除了他,不过,目的不达绝不罢休,这才是我们要的结果。”

    一次次杀心骤起,莫不是自己真的已被仇恨懵了双眼?要是如此,所办之事岂不便成败笔?与鬼王所处之事又有何区别。想此,长长出一口气说到:“想死是吧?我偏偏不让你死。”说着话看了西王母又扫了几位公主说到:“她们的容颜一直是那么的光鲜动人,人见人爱,闻玉帝是造就脸容之高手,不知玉帝能否医好她的脸。”话落,伸手不见十指,速度极快,瞬间,抓住了七公主的脖子又说:“这要看玉帝你的本事了。”

    玉帝明白她意“有什么手段,尽管照着我来,别为难她。”但话已晚,黑丫子已经动手了。

    顿时,七公主的脸满脸是血,一道道血口子左右拉开,鲜血直流。

    黑丫子一伙的到来,西王母紧张,毕竟,蛇之心肠。虽然修成正果,但见今日举动,本性难移,看来,不报仇恨难消心头之恨。果不然,下手毒辣。

    西王母出手拦阻,但被一道暗藏的亮光阻止,无奈,心疼的一旁观望。

    黑丫子冷哼一声说到:“你最好不要有动作,否则,她死的很难看。”

    那道白光就是黑丫子射出的,只不过明眼是看不到的。

    其实,在黑丫子出手瞬间,孙悟空已经到了现场,本想亮出真身又觉不妥,于是来个暗中保护,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