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夫妇,年岁熙长,约有百岁过。一身粗布麻色衣装,显得楚楚可怜,但脸色红润,势气不凡,一看便知是神仙眷侣。

    他们指指点点,仿佛在议论什么。一会儿,男的严厉的说到:“还躺在那做甚?放眼天下,唯你首举,自是暂时的淤伤,何不振作?起来,随我来就是。”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听你们的。”白衣郎君躺在地上无法直立身躯,甚至有气无力的问。

    “不要问这么多,总之,对你有益。”

    对他们的态度,白衣郎君半信半疑,想起身,但,无能为力。说到:“前辈,可能遂不了你意了。”

    “你再试试,不要弃昧。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夫妇两为白衣郎君加油打劲。

    使劲的挣扎后,果然有起色,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脱离开了身躯。经过一阵子的折腾,终于,脱开了身躯来到了夫妇两面前。彬彬有礼后说到:“不知二位大神何来?为何帮我?”

    男的本耐心,但事在危袭,便不耐烦的说到:“这些问题日后会有分晓,走,速速离开这,不然,休想离开此处。”

    白衣郎君懵懵懂懂,虽不知这是什么情况,隐约熟知,自己与黑丫子一伙战斗,并且受了重伤。可是,自己已是站起,为何不见黑丫子一伙?难不成,自己已死?如此,这对夫妇莫是招魂君?如此,与他们去的地方定会是阴槽地府。

    不行,不能随他们去。

    去了,便是再无机会完成玉帝交与的任务了。

    可是,自己已经死了,又有哪来的机会。

    罢罢罢,不能完成任务,说明自己技不如人,再是赖在那儿,就是厚脸皮了。

    “好吧,我随你们去阴间,将天宫之事告与阎王,要他想办法。走。”

    夫妇两笑了。

    男的止笑说到:“别胡思乱想了,随我们去就是了。”说着话拉住白衣郎君的手又说:“相信我们。老伴,把他的皮囊带上。”

    皮囊?

    听到是自己的皮囊,不由而然的掉头看去,见自己身无呼吸的躺在那,看来,真是死了。

    他的反应,谁都能不难理解。看到自己的皮囊,说明已死。这样的反应极属正常。说道:“不要担心,这只不过是一个法术而已。”

    白衣郎君真不相信,这是不是真的,听他们话,说是有益,不妨相信一回。

    黑丫子的一掌无影袭来,打中之际,白衣郎君的身躯化然不见了。

    就连两把灵剑也是不翼而飞。

    黑丫子一伙匪夷所思迷惑不解,一个看一个,寻找答案,但无结果。

    白衣郎君消失不见,不知是福是祸,有一点可以确定,起码,郎君哥哥不被黑丫子打死是真。若是这样理解,应该是好事。喜忧参半,无力笑怀。

    绿凤只能暗暗祈祷。

    白衣郎君的消失,孙悟空乐不思蜀的离开了玉帝的身躯,现身指点黑丫子笑道:“自作孽不可活,瞧见没有,老天有眼。”

    黑丫子一伙大失所望,没有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一奇怪的事件。正在气头上,这只猴子竟然得意忘形,好,让你乐极生悲,该是与你算账的时候了。

    黑丫子叫道:“休的猖狂,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话落,一只手即现眼前。

    突如其来的狠手,淤含多么毒辣的招式,若中,必会身形易毁。

    他这样的招式,对付不会法术的凡人易如反掌,对付自己可就没用了。因为,有七十二班变化。瞬间,不见了踪影,得意的笑声,震天悍地。

    气的黑丫子只身发抖说到:“不杀你,难消心头之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