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的突然消失,黒丫子不敢懈怠,细思着,不是什么好兆头。没有丝毫的头绪,无法判断出一丝理由来解释,此而惶惶紧张。不过,再是惊恐的把戏来袭,短短的一个时辰而已,量他,也不会搞出什么子丑寅卯来。叹口气,准备稍加休息,想方设法,怎么样对付这只猴子才是重中之重。

    魔王以为黒丫子之虑是为了白衣郎君的消失,劝慰黒丫子说到:“丫子大神,不必担忧,他的消失,定是出于害怕此溜之大吉,这样的抉择实属聪明,我很欣赏。”

    黑丫子没说什么,只是凝望魔王,眼神像是在说,是吗?

    公孙雯一直不赞同对付敌人歇息的态度,如此,定会麻烦不断。不赞成父王之意说到:“姓白的是玉帝钦点的解劫之人,此而万不可掉以轻心,否则,恐酿成大祸。当下,我们却是没有看住他,让他溜之大吉了,是不是说成是放虎归山?这样的结果,无疑,定是祸。在我的记忆里,此人总能逢凶化吉安然无恙,记得不错,被鬼王分尸,都能化险为夷,试问?无故消失,难道没有一丝玄机。”

    魔王觉得这丫头是怎么回事,一味儿的跟自己作对,说什么她都不赞同,来气,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或许,理解意思与思维方式不一致吧?很想解说几句让一枝花明白,事事变化无常,瞬息万变,不可执迷的追求结果,否则,会伤的很惨。但看一枝花一脸惆怅又作罢了。

    对于这个问题,怎么没有思绪,只不过无结果而已。没蛛丝马迹怎么思索解释?黑丫子说了理由,希望她消消火,理解万岁。

    公孙雯彻底无语几乎失望的不再吭声。

    他们的对话,对大家起到了开导作用,但是,有一点想不清楚,白衣郎君为何就消失不见了?

    绿凤想弄明白,无从下手,这个答案只有郎君哥哥才能解答。

    孙悟空看着贼眉鼠眼的黒丫子,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不然,定会吃亏。好在,利用观世音菩萨给的救命猴毛解了围。

    走了好一段时间了,全程都是阴暗无一丝阳光大道之意,看来,六界御未到。“两位,六界御何时到啊?”

    男子说到:“不到也快了,再坚持一会吧,不然,黑丫子一伙定会查到你的踪影。”

    原来走夜路,是为了掩人耳目,避讳黑丫子一伙。谢谢两位救命之恩。

    别来这套,落得如此地步来护你,都是拜你所赐。行了,废话少说,省的误了大事。

    男的愤愤不平的说。

    女的说,少说几句。事已至此,唯有护他周全,方成正果。

    他们之话,话中带话,意喻着一段往事。细细琢磨后,想起玉帝给自己讲过自己的前世之事,难不成,他们就是那对夫妇?柳素素杨青山?若是,他们便是从灵剑出鞘了。

    自己的一路坎坷波折,幸的灵剑之魂护佑,不然,死了多少回。想此说到:“多谢两位一路护着,不然,怎能一次又一次的逢凶化吉,遇事呈祥。”话出,深深地鞠了一躬,态度十分诚恳。

    杨青山心中欢喜却是表现的极不耐烦的态度说到:“行了行了,不急的来这虚的。老婆子,时辰差不多了,把他的皮囊放下,让他复魂。”

    见了自己的躯体,才明白,原来,自己让他们搞得魂魄出窍了,急问,这与离开险境又有何关系?

    杨青山解释说到:“只有将你的魂魄与躯体分开,才能帮到你,不然,你那具死沉之躯如何搬运。”

    白衣郎君虽是懵懂,但还是隐隐约约的溪懂,不是那么彻底。

    还在思绪万千,杨青山说到:“放心,这是一套移魂法术,好好练习,相信,以后你会用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