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变得僵硬起来,整个手指已被沾到了一起,想动万难。看来,是速冻法术。接着,蔓延起来,从手腕开始。

    这是什么情况?

    虽是焦急但无慌张的表现,很是平静。相信,定会破解。

    被僵硬的手是左手,用右手伸进腹部位,有一口袋取出了留有的剑南花枝粉自语,幸的留有所需之备,不然大难临头。得意的撒到了被硬化的手上但无任何反应,恶化继续着。不对呀,有了剑南花粉着身,任何的侵害都迎刃而解化然褪去,怎么,不起作用?

    疑惑起来,是不是搞错了,没有拿到真的剑南花粉?应该不会,记得在掉落悬崖的瞬间,吸了花的气息,顺带收了花枝。

    想想经过,没有拿错的理由,那么,是什么原因?莫是对方法力超越?

    百思不得其解。

    僵硬程度迅速,完全不给自己思考的时机,再让它肆意发展,整个人必受其害。为了保留性命,不得不狠心去臂。于是拉去袖襟挥剑从胳膊肘处,也就是从骨头接触处一剑劈之。瞬间,胳膊成了两节,僵硬发疼的感觉顿无,算是摆脱了伤害的折磨。原以为鲜血四溅,没想到,没有流出一滴血来。这样的情况让自己欣慰,知道,这就是剑南花发挥出来的功能。

    庆幸自己得了剑南花这个宝贝,可谓无所不能,可是,唯独没按自己愿克服了僵硬困难,这使自己大失所望又遗憾,若是成真自己愿,更完美无瑕了。

    心里美滋滋的想法,可惜只是个想法。

    罢了,梦想成真终究是一种异想天开的梦境,不去做梦也就没什么不解了。

    心,一度的冷淡,似乎藏有失望而且至极。就在心灰意冷之际,被断胳膊处痒痒发疼,好似要出来什么东西,涨的难受。想极力反抗这种感觉,没用,直到感觉到有手指动的感觉,才意识到有了新手臂,这才恍然醒悟。

    剑南花还有这功能,奇哉,乐哉。

    手臂的恢复,激发了斗志,不管前方多么艰险必须去做。

    又走几步,碰到了墙壁。

    幸的灵剑打先锋,发现了墙壁不必撞脸。

    此地空间并不大,由于空间让人无法视觉,只能步步小心,感觉艰难。

    往后退了几步,脚下有东西在啃脚,很疼,从疼的感觉分析,那东西不大,足有一个拳头大小。疼的感觉只有三两下便再无,一定是啃不动跑掉了。

    又一想,怎么可能?

    到嘴的肥肉怎能轻易丢弃?这不合常理。

    不由而然的想起,掉落山洞的情景。

    自己本身已剧毒裹身,什么东西只要啃噬到都无法逃脱剧毒的攻击,想到这一层,理所应当的,啃食自己的东西已被毒死了。

    此事便不再追究。

    继续往前走,坑坑洼洼,又磕磕绊绊的,感觉,是浪峰山间的境地。

    难道,是极峰之巅?不会,相信,这是一种感觉罢了。

    试探性的前行,一不小心被绊倒了,一个前趴姿势倒在了地上。

    掉地上并没有被摔得青鼻肿脸,因为,地上的感觉柔软似丝,没有脚下刚才的那种硬不可触的感觉,这让自己匪夷所思。

    看来,此处瞬息万变,还需多加小心。

    刚要爬起,感觉被什么东西死死牵制,无法按自己意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