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想着大圣的本领自己会点就好,可惜,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也许,这种心态属于临时抱佛脚,这种思想万不可要,会时常麻痹自己。

    刻意的提醒自己。

    往往,想的都是最完美的,现实却让人望而却步。

    都是虚空。

    再度的被控制,灵剑的第一反应,便是绕着白衣郎君的周围再一次的跟先前一样剥开那层雾,但是现在,它是空气,难以实现目的。

    随着白衣郎君的身体周围打转了一阵子,并无解决了实际问题,失望的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原位。

    这种情况,白衣郎君不由的着急起来,可是,干着急,没用。

    失望至极,不由而然的想起了移魂大法。若是先移魂出窍,再移开身躯,如此,定可离开此处。

    想了想,危险性极高,知道,稍有不慎定会灰飞烟灭。

    但是不冒险,就没有机会赢得一方之地。

    想此,值得一试。

    于是念起了杨青山授于自己的语咒。

    语咒起,感觉三魂六魄构着身形缓缓移出身躯,一点一点,出来了。

    顿时,眼前有三个穿红黄绿袍子的人,盘腿坐于一个莲花盆内,手持法柄,怒目盯着自己。

    中间一人,身裹黄袍,是个和尚,一手持有木鱼,一手持有敲杆,虽为和尚却是凶面。

    左边一个身裹红袍,脸也是红色的,打扮似道士,手里持有一把闪着五颜六色的剑,直指自己。

    右边一个为女人,不是人间女子的那般气色,而是成绿油色,装扮恰似尼姑。手持木箭,却是金光闪闪,也是毫不客气的对准了自己

    咋回事,是不是眼睛花了,明明看到他们手持法柄,就眨眼间功夫,手中的兵器淡然无存又换了兵器。

    也是,谁叫他们都是大腕神仙,这种法术不算什么,叼虫小计。

    刚要鞠躬见礼,左边那人开口说到:“不必拘礼。能走到这算你本事。对了,本人亿青,与你相见算是缘分了。”

    白衣郎君还礼问好。

    中间的和尚施礼说到:“贫僧古灯,见过施主。”

    白衣郎君见礼问好。

    尼姑见礼说到:“贫尼印煜,见过施主。”

    白衣郎君一一还礼后,搞不懂他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态度。

    先是怒目冷射,现在又是礼置彬彬,真搞不懂这是唱的哪一出。

    听他们的名字,都是世间传说的远古大神,没想到,还能亲眼目睹各位前辈的容颜,幸事,人身一大趣事。

    按他们的服饰分析,城池应该是有亿青所幻,烈焰温度该是印煜所幻,时不时幻化让人成梦境该离不开古灯祖佛。

    一人之力,足以使得六界颠覆,此刻三人齐聚一堂,莫不是专程为自己而来?

    即如此,自己的面子可不小啊。

    忙打招呼:“各位大神前辈们好,晚辈白衣郎君这里有礼了。”

    三人似乎不吃白衣郎君这套,几乎开门见山的语气。

    印煜一本正经的说到:“你来此的目的,我们晓得,到了此处算你本事了。实话说,一路走来万般艰难又是极度危险,你打算还要继续走下去吗?”

    白衣郎君毫无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说到:“是的,即是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