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婆疑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后生可否相信将信将疑的问,真的?

    白衣郎君肯定的点点头恩了一声表示确定。

    此刻的老婆婆不再忧伤,焕然起劲的说到:“那好,我就在此等他。”

    此处地形只有一条路,不难分辨他的夫君从此路过,可是,谁又能确定她就是从路的那头而来?说不定另有路口。问道:“婆婆,此路唯一条是吗?”

    老婆婆思绪一下,好似不记得了,记忆模模糊糊,不确定的说到:“我也迷糊了。”话语断断续续的说“记得不错,应该没有别的路口了。”稍停又说:“对对对,没有别路的,我确定。”

    这下放心了,在这等,看来是上策,要老婆婆耐心一点,夫君一定到来,而且定会重回往日。安慰老婆婆后便是离开,临走时,老婆婆要自己扶起她要同步一路,但两人的目的地恰恰相反如何同步?为了满足老婆婆的意愿,不管她是上了年纪有了老年痴呆,处理事情颠三倒四,还是的确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因为何事,总之,让老婆婆心满意足开心就好。

    扶起老婆婆,便与她一同向前,目的是,与自己走,离她家近,然而,老婆婆不知何故的不肯迈出一步说到:“我腿脚突然间不便,不能行走,还望年轻人背起老婆子送我一程。”

    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白衣郎君无条件的背起瘦如柴的老婆婆阔步向前了。脚步如飞,感觉不到沉重的份量,不由得,已是越过了百里。自管自己前行,似乎忘却了身背上还有一个老婆婆,忙止步问安,却听不到回话,掉头看后才知,老婆婆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咦,人去哪了?四处展望不见其影。

    稍息停步,气喘的感觉顿时消失。放眼看去,环境突变,路途阻断,出现了一间茅屋,茅屋前的一幕让人瞠目结舌,故紧张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自己私闯明宅了?

    一对年轻夫妇手持一对钢叉,面目狰狞的看着自己。

    他们这样的态度让人一度惊慌,似无地自容甚至莫名其妙,不难理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他们的眼中肉口中菜。但是,就算是死也的得知其因,不能糊里糊涂,死不瞑目。虽是一刹那的感觉让人惊慌失措,不过,妖魔鬼怪见的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笑脸相迎,上前一步见礼问道:“两位,你们这是何故呀?舞刀弄棒的,好激人。”

    你不知晓?男的开门见山。

    我知道什么呀?你们这个样子,让我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麻烦小哥告知一二。白衣郎君依然微笑的反问起来。

    这个问题你不必理会。我问你,一路走来,可见过一对夫妇?女的历声问。

    一对夫妇?有啊。

    快说,他们在哪?

    就在眼前嘛。白衣郎君说着话用手指着他们。

    你,,,,,找打。女的突然暴跳如雷,已是气急败坏的样子了。

    白衣郎君忙解释说到:“一路走来,的的确确就见到你们一对夫妇嘛。”

    白衣郎君没有对他们发火,知道,他们并非世人,说不定,又是什么世外高人。

    你。我是说,你一路到此,就没遇见他人?女的终于不急燥了,态度有所好转。

    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想到了,只是跟他们打哑迷罢了,谁让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发脾气,还怒目直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