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见郎君哥哥不再担忧难缠的恶鬼来临,自己也是恍然醒悟不再自己吓自己,弄得气氛紧张,想想也是啼笑皆非。真是一场不必要的担忧,搞得自己身心惧怕,不由自主的责怪起自己,瞎想。

    见两位有了深刻的认识,孙悟空得意的说到:“这就对了嘛,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倒被这虚有的境界给模糊镇住了,你们这样的表现让我十分不瞒,甚至有谴责之态。但觉不知说你们什么好。”

    白衣郎君认错说到:“大圣莫要生气,今后绝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我保证。”

    孙悟空爱理不理的态度恩了一声说,好吧,这次就算了,不然,绝不会就这么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白衣郎君想转移话题,以免大圣没完没了,还不等开口,一只红灯笼,一只黄灯笼有远而近,并且靠近了白衣郎君绿凤。

    两只灯笼没有人撑掌,但活动自有,并且灵活多变,犹如人的姿态,转着圈打量他们。

    白衣郎君绿凤,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这是什么呀,太奇怪了,灯笼都能这般自由,这阴间的奇事还真多。绿凤又说,郎君哥哥,你不觉得,它很像我们人间的许愿灯吗?借此机会,我们就许个愿吧。

    孙悟空忙拦阻说不可。

    为什么?

    孙悟空解释说,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这东西来的蹊跷?就这么信它?

    白衣郎君绿凤不愿意相信孙悟空的话,两只灯笼何惧?

    孙悟空不耐烦了,有些着急,很想骂上几句开导开导他们。你们呀,说什么好。刚才还担心有难缠的恶鬼,这不,来了,反而若无其事。告诉你们,它就是阴间难缠之恶鬼。不过别怕,这些鬼你不惹他他不会犯你的,这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被犯之。

    绿凤疑惑不解,这东西也是鬼吗?

    是的,而且,这种鬼在阴间属法力强大,性能,阴阳两界随意行走,若是被人侵犯,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直至对方命休才肯罢手。

    绿凤点点头算是明白了。或许是因为,刚才的那番思维让自己变的强大无所畏惧,此而,即使是厉鬼,也不会当回事儿。面不改色的说到:“原来它们这么厉害啊,那更向他们许个愿了,这样才灵验嘛。”

    白衣郎君提醒绿凤说到:“没听见大圣说,不可招惹它们,否则,麻烦不断。”

    绿凤不同意白衣郎君的说词说到:“大圣也说了,不必害怕它们,即是恶鬼,也有办法治他们。”

    绿凤的反驳,白衣郎君再无坚持己见,默声认可了。毕竟,大圣说过此话。或许,是自己多想了。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有备无患。还想说道几句,又觉不妥,大男人,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的。“好吧,但愿如此。”

    “那好,我们许愿吧。”

    白衣郎君不支持绿凤的建议,但为了实现绿凤的好奇心,必须配合一下。虽是有些担心,但愿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