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俩的态度,完全存在着分歧,那是因为分析有误意见不同。想给一个建议,又觉多此一举。按自己的判断,这两只鬼再是厉害,也不能为所欲为的,此而,对他俩产生任何的威胁便是一种论辩。要说孰轻孰重厉害关系,白公子稍胜一筹,毕竟,防患于未然,小心为妙。自问,姓白的,什么情况啊,为何不坚持已见呢?难道,是顾及什么?要是如此,得说说他,成大事者,不能没有主见,随风摆动,这样,很容易好事成坏事。“优柔寡断可不是大丈夫所为。”

    大圣的说法,意思明确,寓意深刻,不服不行。白衣郎君虔诚的接受了大圣的指点,以后注意就是,绝不犯同样的错误了。

    此刻,绿凤才意识到自己的坚持是多么的愚蠢至极,差些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可是,大圣刚才的说法,明明白白又清清楚楚,怎么,一眨眼功夫,见解完全被推翻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莫名其妙。很想与大圣争执,又觉不妥,或许是自己幼稚了吧,没能完全理解他意。想此,向大圣致歉说到:“对不起啊大圣,是我没有理解你的意思。”

    孙悟空摆摆手说,那都不重要,想想,怎么样赶走它们。

    还不容他们思索,两只灯笼不高兴的开口了。

    “想赶走我们,想都别想,痴人做梦。”红灯笼胸有成竹的说。

    黄灯笼笑两声接言说到:“实话说,在阳界,遇到这样的情况,通常,我们会给你们逃走的机会,但在阴界想都别想,因为你们,根本不是鬼,而是身带阳刚之气的凡人,即来此,就不要回去了,省的天机泄露。”

    “那是当然。不过,来得阴间定是有些本事,但是,不管你们再厉害,到了我们的地界你就的乖乖的听我们的,不然,定叫你们搓骨扬灰,灰飞烟灭。”红灯笼历言吼到。

    听他们言,把个孙悟空气的翻白眼。哪来的这么两个二货,连俺老孙都不认识,岂有此理,找打。刚要幻出金箍棒大打出手,谁知他们好似知晓孙悟空的意图一幻不见了踪影。

    两只鬼突然消失,孙悟空气急败坏了,也没定睛细看去哪了,收了金箍棒说到:“算他们跑得快,不然,定教你们灰飞烟灭。”又见白衣郎君绿凤还在对许愿之事小声的喋喋不休,像是没完没了的策划着。说到:“两位,别许愿了,瞧,他们都不见了。”

    不见了?两人几乎傻眼了。因为他们压根没有注意这对灯笼。在于不在,无关紧要。

    不见就不见了吧,许不许愿无碍事,可自己内心深处的话没有道出,总觉不舒服,浑身不自在。绿凤叹口气说到:“也罢,走了也好,无需再有顾虑了。”

    它们的消失,不见得风平浪静平安无事。白衣郎君突觉哪儿不对劲,无声无息不翼而飞像是隐藏着一定的阴谋,且不可粗心大意。

    绿凤觉得,两只灯笼鬼怕了自己此而不敢招惹自己而已,跑了是明智的选择,不必大惊小怪。哼一声说,郎君哥哥,你太敏感了。

    不是我敏感,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孙悟空说到,别杞人忧天了,区区灯笼鬼能耐我何?就算有古怪,还怕它不成?走,找人要紧。

    也是,正事要紧,别为了这些无关痛痒的琐事耽搁了救人。白衣郎君放下了戒心,要绿凤紧跟自己以防万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