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走几步,暗淡无光阴暗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两只特大号的灯笼,一红一黄在面前得意洋洋的晃着。(书^屋*小}说+网)

    三人一怔,妈呀,小的去了又来个大的,刺激。

    孙悟空知道它们不会轻易离去,果然,变幻莫测,耍着招对付自己,不过,也太小儿科了,除了变大,几乎一模一样。嘿嘿两声说到:“真不知死活。要不是看在这是你们的地盘的份上,老孙决不手软。识相的,快滚。”

    两只灯笼停止了左右摇摆活跃度,像是稳住了身子不再晃悠,似是感觉到了危险。但是,是不是在吹牛?说不定。不管怎么说,这是老子的地盘老子做主。

    红灯笼还是口气强硬的说到:“好大的口气。我管你是哪个老孙,总之,你侵占了我的地盘,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黄灯笼接言说到:“不错,要是束手就擒另当别论,否则,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看来,他们并不知晓自己的厉害,突然间感觉到,他们太可怜了。·自己的名号,整个天界漫山遍野,那个不知那个不晓,而他们却是闻所未闻,想来,它们也不会是神通广大之辈。如此,孙悟空觉得没必要与它们计较,毕竟,不知者不罪。也罢,只要它们退步离去,无需与它们纠缠。又嘿嘿两声,有必要提醒它们一下,看它们反应如何。说到:“我口气不怎么大。对了,齐天大圣你们听说过吗?”

    齐天大圣?废话,是个人都知晓,怎么不知。两只灯笼相互质问孙悟空。

    听后齐天大圣这个名号,又看了面前的这只猴子几眼,觉得大事不妙,莫不是,他就是齐天大圣?红灯笼有此分析不由得一度紧张起来。但是,齐天大圣乃维持天宫秩序的大仙,岂能有时间关注这地方?看来,是自己多虑,轻信这只猴子了。说到:“你以为你长着一幅猴脸,一个猴尾巴,就可以冒充齐天大圣?别自作多情自以为是了,乖乖就擒,还可以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他们话,我的名号是知道的,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真是气人。罢罢,不给些颜色瞧瞧,难辩自己身份。“休的胡言乱语,吃老孙一棒。”话出,金箍棒已在手,打向了两只灯笼鬼。

    此时,两只灯笼鬼才意识到,大难临头,但事到如今,怎能不战而退,传出去,以后还在鬼界混不混了?于是不干认输,速然化作两个人。一人红面红衣打扮牛面相,一人黄面黄衣打扮马面相,手持一只灯笼与一面旗子,很小,只有拳头大,猛地向孙悟空飞了过来。

    孙悟空抡起金箍棒,想打破两只灯笼,可在瞬间,灯笼突现无数只,像雨点般又如箭般射来。这样密密麻麻的场景从未遇过,看似真的害怕,但是,就这点小伎俩,是不是太看不起俺老孙了?于是来一招不管不顾,看它有何惧哉。

    大圣的做法,让白衣郎君绿凤高度紧张着急起来,莫不是大圣被这些灯笼攻击了?

    绿凤说到:“郎君哥哥快出手。”

    白衣郎君思索整个过程后,应验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有阴谋存在。但大圣举动,为何不攻击,难道,有什么计划?觉得这是大圣有意为之,没必要动手,以免坏了他的策划。“不必,静观其变就好。”

    这样的解释,绿凤晕头转向大为不解,“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