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看出这是大圣有意为之?

    绿凤恍然醒悟,原来如此。那好,等着看好戏吧。

    无数个灯笼,看似一个个在空中飞悬,其实,早已成箭的模式攻击孙悟空。而孙悟空闻所未动若无其事,装作被攻击到了的性质极其难受。

    这样的姿态,两只灯笼鬼颇为高兴,以为大获全胜,于是把所有的攻击法术全部用完以防万一,才放心收了手。

    牛头面说到:“我还以为真是齐天大圣呢,殊不知是个冒牌货,吹牛逼的家伙。”

    马面谨慎又得意的说到:“不管怎么说,他被我们的魂灯魄箭所击中,就是齐天大圣,料想也没本事自救。”

    牛头马面呵呵大笑一通后,看向了白衣郎君绿凤。那副得胜自喜狂妄自大的势头,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更是锐不可挡。牛头质问白衣郎君说到:“这就是跟我们作对的下场。怎么样,还是束手就擒吧,省的伤筋骨断手脚,一通痛苦。”

    白衣郎君若不了解此情此景,真被他们的话所糊弄了。因此,不慌不忙的,想把大圣之意说出来,也好让他们得意忘形的姿态稍稍有所收敛,省的到时候难堪。说到:“要不要脸啊?大祸临头了,还不懂得收敛自保,真是死有余辜,一点不为过。”

    本想让他们死的舒心点,岂不知这个家伙不知好歹,跟个毛脸猴子一个德行,都是吹牛逼之辈。既然冥王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主,无需怜悯。黄色马面历声说到:“小子,休的猖狂,不给你些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马王爷长几只眼。”话落,高举灯笼,准备施法攻击白衣郎君绿凤。

    刚才的一番举动,白衣郎君瞧的清楚,就是蛛丝马迹般的动作也瞅的一清二楚。没想到这个灯笼还有这般本事,但是,漏洞百出。破此法阵,其实很简单,便要让它胎死腹中,永远别想在自己面前展露它的威力。于是在高举灯笼施法时刻,灵剑遂着自己的意念即刻离身而去。一通雁形变剑法,将个灯笼破的粉碎,然后又要进攻马面,被白衣郎君收了手,意思是,给些教训就是。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厉害呀。马面不可思议的看看手中不翼而飞的灯笼又看向了牛头说,大哥,这是什么招式?神龙不见首尾啊。

    牛头也是稀里糊涂一无所知,那剑法是在攻击你,好不好,你都没有弄明白,我怎么知道。

    两鬼相互指责不细心。

    这样的场面大快人心,可以拍手叫绝了。绿凤觉得他们着实有些滑稽,想给他们一次回头是岸的机会,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得多。嘻嘻说到:“识时务者为俊杰,奉劝两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两鬼也有此意,可是,身为堂堂的立法鬼神,岂能有认输之理。于是意志坚强,说什么也不束手就擒,死义鬼雄。

    这样的气魄,白衣郎君欣赏起来,不如就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说,只要你们解了大圣的法术,我就免了你们。

    此说,是想看看他俩,还有没有一点道义之德,若无,留他何用。

    殊不知,他们按照自己的吩咐执行了。还不等动手,孙悟空突然一摇身,身上的那些似灯笼又似箭的法术魔箭完完全全的从身体里面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