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举,吓得牛头马面惊慌,怎么可能?

    白衣郎君说到:“我说过,你们大难临头了还不信,你以为谁爱跟你开玩笑?顽固不化,不到黄河不死心,结果,只有一个,死不足惜。”

    两鬼更加的慌张起来,一度战战兢兢。

    孙悟空突然大叫让他们慌张失措,以为大圣出手死到临头了,不知如何自处。殊不知,孙悟空高叫几声痛快,好长时间没有人给自己挠痒痒了,舒服。

    大圣之身,铜头铁臂,自己的灯魂魄箭岂能难住齐天大圣?此刻,才知大圣的厉害,但悔之晚亦。牛头马面吓得跪地求饶,大圣爷爷开恩,是小的有眼无珠,没能识别出大圣爷爷,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这一回有眼无珠吧?

    见之他们的真面目,让自己想起了一段,下阴间,走地府的往事。若不是黑白无常将自己的魂魄从花果山锁了去,怎么能有他们的影响。记得阎王大殿的头一排岗位不就是牛头马面各站一边吗?这是怎么了,不应该在外溜达,而是值班才是。想想,定是出什么事了。问道:“五百年前,我曾见过你们,论你们身份,应该在阎王殿当差才是,为何无事闲来溜达?”

    牛头马面显得为难,事到如今,有何不可说,觉得还是实话实说。

    牛头说,一言难尽。

    几百年前,鬼王忙于修炼法术,故阴间之事无暇顾及便置之不理,理所应当,责任落到了阎王头上。自然,我们便顺理成章的维护起了阴间秩序。月前,来了红白鬼使,带着一道鬼王密旨,阎王看后,不情愿的与红白鬼使不知了去向。而我们,群龙无首,为了阴间一切事物正常运转不得不主持大局,离开阎王殿装扮灯笼鬼出外寻差,目的,即使阎王不在,阴间也不会乱了章程一切正常。老远就是闻到了人的气息,这才赶了过来,不想,招惹了大圣,真是该打。

    孙悟空明白了他们情有可原,便是不再追究。

    原来,这两个灯笼鬼作假,是阎王殿的大神,厉害。此说提及到了红白鬼使,那么,被关押的三十六班大神的位置便是有着落了。白衣郎君说到,两位大神,刚才多有不敬还请谅解,有一事必须的证实一下。

    马面说,你尽管开口,我们绝不知无不言,有问不答。

    “我的意思是,那对红白鬼使,自始至终都是鬼王的特使?”

    “是的,自拝昱被玉帝封为鬼王起,他的两个结拜兄弟,一个叫粒儚,一个叫嚣扈,便成了他的特使,并封为红白鬼使。”

    “什么样的功劳啊,玉帝封他为鬼王?”绿凤对玉帝之封有意见,要寻个一二三来说服自己。

    “千年前,玉帝遇劫日,到了人间渡劫,不想被凶禽猛兽盯上了,当时的一幕,触目惊心,一首难抵众兽,危机时刻,拝bai昱yu拿着钢叉与他们的人赶了过来,帮玉帝躲过了一次死劫。或许是感恩,几十年后,玉帝还是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了。”

    绿凤还是不解“难道,玉帝没手没脚?”

    “这倒不清楚了,不过,那次渡劫,极其凶险,天上的,地上的,一批又一批轮番上阵。怀疑,多为一方实力要玉帝命休。到现在,也没查出个一二三来。”马面叹口气又说:“世间事,都有一定的缘份,因果报应,就是这个理吧!”

    绿凤思索一会好像明白了其中的一点线索,说到:“既然阎王不情愿,那就是强迫了,如此,三十六班大神与珼雅亜厼的藏身之地,阎王定是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