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身体条件,无疑,是仙童转世,难怪,有通天达地之本领。不过,就算先天条件优越,不可能投胎转世后便是尽情的发挥。若没人相助,万万不能的。

    大家还在疑惑不解,白衣郎君已是扶起了珼雅和亜厼,这个时候,大家似乎懂得了,答案自然是一一揭晓了。

    又见亜厼是妖王坐骑怎会在此?顿生疑虑。

    李靖说到:“你个妖精,好大的胆,不在妖界修炼,来的此处是为何故?”

    亜厼回话说,不瞒天王,这次遭遇,我也是罪受其中。

    此话怎讲?还不详细道来。

    亜厼说了经过,众神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黄飞虎说,可惜我们没有一点察觉。

    珼雅说,此事不能怪你们。星空异向,走势曲折,若不于地细观谁会知晓?

    大神们议论纷纷后,此事就算有了结果。

    孙悟空说,此刻已是午时,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白衣郎君觉得,此事已了解,没有必要再去天宫了。又觉哪里不对,想了一想,知道了,还有雷行华宇他们等着自己呢。

    回到凌霄殿,三十六班位大神归位,朝见玉帝。

    太白金星说到:“天宫此劫,得以解束,离不开白衣郎君和齐天大圣。他们功劳赫赫,玉帝该表封?”

    关于此事,玉帝觉得,此刻封封为时尚早,因为,世间事事还需白衣郎君的足迹。那一枝花触犯天规,私自占据元神,而且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搞得天怒人怨,待处理了此事,那时,再有听封,岂不乐哉!?关于齐天大圣嘛,此事属奉内之事,虽是功不可没,只能是提出表扬了。这次先记上一笔吧。泼猴,你可有异议?

    此次之战,自己虽说在千难万险之危险时刻出手,可谓奉内理因如此。要说功劳,虽是有功,但小小寸功,不值一提。要不是白衣郎君凭借自身修为,赢得众神的认可,哪来现在的局面。所以,论功劳,白衣郎君当属头功当之无愧。说到:“玉帝说的是,我乃天地生成一石猴,拜师菩提祖师,又经光阴菩萨点化,如来佛祖指导,才有现在的我。所以,我觉我就是为天宫和平而生。因此,维护天宫秩序,保护玉帝安危,是老孙奉内之事。故,谈不上功劳二字。老孙无异议。”

    玉帝笑了,众神笑了,整个凌霄殿的气氛变得欢心鼓舞。

    平静后,白衣郎君觉得该是离开的时候了。见礼玉帝说到:“玉帝,天宫之事已了,世间事紧迫,还需处理。望玉帝恩准。”

    “好吧。”

    “多谢玉帝。”

    “对了,你得天地剑,又有金光木箭,可谓法力无边,但是,此法术易于诛仙,不易于凡人。因此,两者法术我皆收回。在人间,发挥灵剑威力就是了。”玉帝语重心长的交代。

    白衣郎君谢过玉帝指点。不提灵剑,则是把刘青山夫妇忘得一干二净。既然想起了刘青山夫妇,还的把他们的功劳说上一二,也好让他们得到自由。说到:“我这一路多辛坎坷,幸的灵剑相助。所为灵剑,是有刘青山夫妇的灵魂附剑于此,不然,哪来遂人意,懂人情之动作。如此,便是离不开刘青山夫妇的出手相助。今日,白衣郎君斗胆向玉帝恳求,恳请玉帝开恩,赦免他们的罪责。”

    玉帝毫无思索,因为深知刘青山夫妇的事情,说到,此事缘由缘起,因果报应,得一一对应,否则,谁也解不开此劫。

    白衣郎君再没说什么,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

    此刻,李亨觉得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说道:“多谢玉帝指点迷津,李亨牢记于心。孤也离开了。”

    “人间社会动荡,百姓流离失所,你这个当朝太子可要尽一份力啊?”玉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