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消息,喜出望外,老远就见到白衣郎君的身影是那么的风度偏偏,英俊潇洒。身背灵剑,姿态迷人,不顾女儿家的矜持,奋不顾身的跑了过去。然而,就在快到白衣郎君面前时,绿凤突然身现,挡在了白衣郎君的面前。

    谢婉茹的出现,绿凤早就注意了。她心犹如,司马召之心路人皆知。要是再不反击,郎君哥哥真被她抢走了。于是,在谢婉茹冲过来的那一刻,便把她拒之门外。最好,将这份爱封杀在萌芽状态。

    谢婉茹不得不止步,差些碰到了绿凤。

    绿凤笑脸相迎说到:“谢姑娘这么急着赶来,想必是想我了。我也是,来抱抱。”话出,展开了双臂,不管谢婉茹愿不愿意迎了上去,借助她的冲劲,很轻易地两人抱到了一起。

    谢婉茹的目的随着绿凤的突然出现,功败垂成,恨死绿凤了。语气不和睦的说到:“谁想你了?自作多情,放开我。”话出,硬是将绿凤死死的推开了。

    谢婉茹气急败坏的表现,充分说明了她的目的没有达到,绿凤得意洋洋,若是再气气她,想必知难而退。但看她的气势,爱慕郎君哥哥已胜过自己性命,岂肯轻易放手?如此,她是不得目的誓不罢手的主。那么,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她止步呢?

    绿凤看着生气的谢婉茹,想不出来好办法。

    此刻,雷行华宇已到,见到谢婉茹的举动有些看不过。

    但谢婉茹对白大哥一往情深,有目共睹,这样的举动表示理解。

    可是,白大哥心系公孙雯,哪有心思理会谢婉茹。她的举动,理解为,纯属自作多情。

    雷行分析一通说到:“婉茹,你过了。”

    谢婉茹没有好气的说,谁叫她拥抱我。

    华宇说,朋友分隔多日,时日未见,相互拥抱,表示亲近。婉茹,难道你不愿意与他们友好?

    谢婉茹当然把每一个人当做好朋友,只是绿凤缠着白大哥,自己就是看不惯。谢婉茹没有再说话,而是走到了白衣郎君面前说到:“白大哥,天宫之事解除了?”

    白衣郎君点头说到:“一切顺利。”

    雷行华宇笑脸先迎,说是各位大师都在寨主屋里等候呢。

    无己老人,方丈大师,清苦大师,子云子,夏深巡,付一卓,王秀红,华玲玉齐聚一堂,喝着浓茶有说有笑,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听到白衣郎君凯旋而归,满面春风得意,一件心头之忧之事算是放下了。

    白衣郎君见礼各位大师后,大家想听听天宫之事,说了经过,大家都是心悬一线,有了结果,又都喜上眉稍。

    绿凤说,此事算是完美的,唯一遗憾的,让一枝花又逃走了。

    华玲玉说,是呀,此魔不除,人间天堂将会变为地狱。没有良策,想灭魔头,难上加难,只能是袖手旁观。不知如何做才能将之消灭呀?

    此时,李亨从门外走进接言说,区区一个魔族公主有何惧哉?有了我们这位活神仙,何愁?各位大师不要发愁,玉帝说了,铲除人间一切的妖魔鬼怪的任务将有白衣郎君一力承担,这是玉帝旨意。所以,大家莫要担忧。

    李亨姗姗来迟,是有些事还没有搞清楚。玉帝虽是有之交代,可是,执行起来颇为艰难。一路走一路想,第一步,该如何迈?关乎着整个战事的胜与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