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音乐,优美的舞姿,安禄山喝着美酒,品位人间天堂的滋味,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越想越开心,越想越得意。却是不知何原因,各个收了笑脸变得冷淡,速度极快的训练有素的退下了。安禄山顿时来气,很想把他们一个个拉出去斩杀了。掉头瞧去爱妃,见是一幅冷脸,似乎明白了。安慰段氏说到:“有事说事嘛,这是干嘛呢?”

    段氏没好气的说,说了你理睬了?

    什么事啊?发这么大脾气。

    段氏突然笑脸先陪,变了态度。她知道,再是发火,惹怒了燕皇可没好果子吃。可谓,适可而止,恰到好处。说到:“如今,庆恩已是一岁多了,再不封王恐有不妥。”

    安禄山本对此事烦亦,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绪儿功劳显著,有目共睹,也只是封了王。若是将庆恩封为亲王,绪儿岂能接受?文武百官也不会接受的。“此事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还不是时候。毕竟,庆恩只是个婴儿,过上一年再说吧。”

    段氏岂能放弃此等机会,于是恩威并施,一招死缠烂打,缠的安禄山不好发脾气,哭笑不得。毕竟,庆恩也是自己特别喜欢的孩子。

    若是再这样被段氏缠的无休止,定会被她达到了目的。公孙雯觉得有必要将此事遏制,忽显大堂见礼安禄山。“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安禄山见是公孙雯,先是一惊。这个瘟神不是消失了,怎么又回来了?头疼。不过,来的倒是时候,替自己解了围。还不等问候,段氏已经开口了。

    段氏对公孙雯的突如其来吓得不轻,浑身发抖,战战兢兢的抬起右胳膊,指着公孙雯大喊,大胆,你是什么人?怎么不通报?接着,出于安全考虑,便是大叫,快来人呀,有刺客。

    安禄山阻止说到:“别大惊小怪的,自己人。”

    此刻,外面的守卫纷涌而至,将公孙雯围了个水泄不通。

    公孙雯看了守卫说,怎么,我也不认识了?

    守卫见是军师,便停止了行动站立在了一边。

    安禄山喜欢独自饮酒,要他们退出去说到:“军师之事,想必已是办妥。来的正好,陪朕饮几杯。”话落,举起了酒杯。

    自己的到来,无疑打破了段氏的阴谋得逞。与安禄山饮酒,也会扫了刚才的气氛。于是伸出左臂,展开手掌,一只酒杯显出。接着,从空中飞至段氏面前。说,谢谢。

    看着公孙雯倾国倾城的容貌,额呢多姿的姿式,让段氏羡慕嫉妒恨。又见燕皇对她毕恭毕敬才稍稍安慰了自己。再见她会幻化,魔术大师也。既是一个变魔术的,岂有本宫倒酒之理?太目中无人了,岂有此理。坚决不倒此酒,看着公孙雯,好似在说,你谁啊?你哪根葱。

    安碌山对魔族公主还是相当客气的。虽说此时没有好办法收拾她,但相信,总有一日会除了这个隐患。见段氏不肯倒酒,说,爱妃快蒸酒,你我有今日,全是仰占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