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唱妇随情理之中,这倒好,妇唱夫随,有意思。s`h`u`0`5.c`o`m`更`新`快不管段氏的任何手段,有了安禄山对她的猜疑,相信,她不会如鱼得水要风得风的。另着,她的任何计谋,在自己看来都是叼虫小计不必理会。罢了,不去研究她了,肯定,她不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的,最多,吹吹枕头风罢了。目前,要紧的事,是怎么样防范白衣郎君一伙人的反扑。如不适当的消除他们的实力,定是难以抵抗。说到:“如今,大燕国建国已是一年有余,算是名垂青史了。想让它千秋万代屹立不倒,还需努力啊!

    若是我皇整天的花天酒地,不思进取,如此下去,我大燕国前途何往?”

    此话,太过直板,激怒了安禄山。想发火,但是,她理由充足,且事实如此,方然醒悟。是呀,再是不理朝政,恐怕朝也荒废,跟李隆基有何异样?如此,一度辛辛苦苦得来的天下岂不滚手相让?但是,自己是大燕国的皇帝,怎么的也得顾及自己的颜面。她这样说话,颜面何存?虽是有气还得忍着,毕竟,现在收拾她还欠缺力量。语气玩笑的说到:“军师,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可是大燕国的开国皇帝啊。”

    “你还知道你是大燕国的皇帝?如此折腾,是不是建国大业来得太容易了?万岁也,想想在征途中,死去的兄弟,你还觉得这一切来的太容易吗?”公孙雯好不给安禄山面子,一度的责问,不依不饶。目的,希望安禄山丢掉不良喜好振作起来,一举歼灭大唐朝,建立一个真正的大燕国。而他,整日的饮酒作乐,不问朝也,试问,这样下去,怎能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

    安禄山再是顾及面子,也是忍着,毕竟,她的话句句在理。改变态度说到:“公主殿下莫生气嘛,朕知错了。我马上召见大臣们,商议灭唐大计。”

    公孙雯对安禄山的态度还是满意的,但对她这个人不是很信任,不管怎么说,只要他唯我所用就是好的。说到:“召见大臣?敢问,你的那些大臣能议出什么样的计策?实话告诉你,李亨已经联络了李光弼,郭子仪两人,不日,就会大举进攻洛阳。”

    安禄山一怔,不相信,以为她夸大其词了。说到:“一年多了,李亨并无一点消息,怎么可能准备得当大举进犯我大燕国呢?军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公孙雯摇摇头,确定此人乃凡夫俗子,并非真龙天子也。也是,他怎能知晓天庭之事?说到:“不瞒你说,这些日子我去了天宫一趟,李亨也在,意求玉帝发兵,玉帝恩准了。”

    此话一出,安禄山极度紧张,差些尿裤子,急忙起身下台求魔族公主如何是好?

    他的样子,还真可笑。是呀,人在拥有了一切,突然间随风而去怎能不紧张?公孙雯想笑又忍了说到:“为今之际,大举进攻大唐的遗留残余实力,决不给他们喘息之机,以防养虎为患。另着,想法除去他身边的得利干将尤为重要。”

    安禄山对公孙雯的计谋似懂非懂迷迷糊糊的,几乎搞不清楚,虽是懂得大致意思,却是不知如何实施此计。说到:“军师深谋远虑,我大燕国之福啊。但不知军师如何部署兵力,又如何除去李亨身边的得利干将,还请军师明细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