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冷笑几声,胸有成竹的说到:“大兵压进川甘,冲破界线,克敌力胜,如此,总攻部署。虽是伤亡存在,但胜利在望。就算损兵折将,损失惨重也是值得的,毕竟,宏图霸业成已。”稍停,换口气。“至于除去李亨身边的人,我已有一条妙计,因此,皇上不必担忧。”

    此说,安禄山非常高兴,军师把整个战事部署的头头是道,无忧亦。夸赞公孙雯,天才,不愧是魔族公主。至于是什么样的妙计,公孙雯让安禄山敬请期待。另外,速传萧傲天,独孤剑一伙人来见,到时,自然见分晓。

    公孙雯又说:“这次任务重大,必须有王爷安庆绪为首,安能有望。”

    提及安庆绪,安禄山方才想起来,他已是到了京城。维持长安的秩序责任重大,万不可小觑,而他任性,执意要回。虽不知是何原因让他如此,但是,守卫长安职责重大,岂能任意妄为不管不顾?因此,朕不允许,特下旨不予准奏。来得京城,已是抗旨不遵。为了堵住悠悠众口,所以,不得待见。目的,就是让他知难而退,没找到,他没有领悟自己的一番苦心。罢了,既然有军师说情,也好,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说到:“既然这样,速传绪儿相商。”

    经过几日的奔波,终于到了郭子仪的营帐。

    虽是一方诸侯,可是,粮草依然紧张。再是困难,一顿接风酒席还是办的起的。郭子仪大摆酒席,款待李亨及白衣郎君一伙人,目的,为他们接风洗程。这样的仪式,李亨并不赞成,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过,郭将军能有这样的举动,说明,他对安贼并不胆怯。有此信心,何愁安贼不灭?

    坐在营帐的最高席的李亨,思绪万千,端起了酒杯笑脸先陪说,各位大师,一路奔波必是劳累,干了此杯,忘了疲劳,让我们复兴大唐江山信心备至干杯。

    饮酒完毕,众人有说有笑,话题自然是怎么样出兵,怎么样部署兵力。

    李亨要郭子仪拟订出一个方案,以供大家商议。

    这些日子里,郭子仪没少琢磨这个问题,可以说絮谋已久,只待命令。听后李亨有旨意求之不得,起身走到李亨身后,拉下一层围布,一张四尺宽,七尺长的大型地图顿现。这样的地图,众人闻所未闻,眼前一亮,更是耳目一新,都是夸赞郭将军是个天才。郭子仪也是不必谦虚,滚瓜烂熟般的讲述起他的战略战术来。

    “安贼据占中原,以及两湖两广,江浙一带,可谓势气强势,要不了多久,大兵便会压进川甘。川西,江河流域甚广,再是崇山峻岭,山川险要,称之易守难攻,不过,我们不能忽视了他们搞偷袭。别忘了,蜀国是怎么灭的?”

    郭子仪说了厉害关系,又举了例子,示意不可小觑安贼。

    大家伙知其用心,都是严肃对待这问题,坚决吸取教训,绝不麻痹大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