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了川西的地理特性和安贼的厉害之处,重要的兵力部署还没有说。李亨做了一个动作,示意继续。

    郭子仪自然明白,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怎能半途而废?再说,自己研究多日的兵力部署的计划还未说出,怎个舒服?不吐不快呀!太子殿下是个明白人,当然清楚重点没有道出。不过,在场的每一位,他们的眼神都是期待眼光,看来,不当是太子殿下是明白人。说到:“以我的分析,安贼定会分三路进攻。一路有西,从长安而来;一路有北,从燕京而来;一路有东,则是从两广而来。于是,兵力不少于五十万步兵。可谓,气势汹汹,有备而来。”

    分析得当,李亨觉得言之有理,句句真金啊,不愧为领军征战的大将军。敌军五十万,我军最多四十万,怎能相抵?不过,敌军数量不会如此之多吧?疑惑的说到:“郭将军,孤有一事不明。”

    “太子殿下,请讲。”郭子仪恭恭敬敬的。

    “敌军数量众多,你是根据什么推算出的?”

    “回禀太子殿下。当初,安贼攻我长安时,号称二十万,实则十余万。如今,安史之乱,给社会添加了一定的负担。一年的光景,百姓苦不堪言,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最终,大多百姓为了生济,不得不从军糊口。如此,安贼将士猛增翻倍不是奇事,因此,少则七八十万,多则百万上。五十万追来川西,以我的判断,只少不多。”郭子仪从头细推,几乎推算出了安贼目前的实力。

    众人欣悦城府,都是支持如此的推演。

    白衣郎君则是觉得,安禄山并非是一个雄心壮志之辈,他也没有这样的英雄气魄。按目前的情况断定,此人已是满足于现在的症状,不然,一年光景,怎么没有大的变化?如此,充分说明了此人鼠目寸光。有此推演,足以肯定,此次起兵并非他意,而是,有人相助。那么,这个人不用猜测便知,魔族公主也。。。。。

    绿凤说,郎君哥哥,你在想什么?

    白衣郎君奥了一声,没什么。只是觉得,安禄山这个人没有这样的脑袋,必是有人指引。

    众人哗然而起,议论纷纷。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都知白衣郎君,向来不信口开河。

    但李亨是个小心谨慎之人,不把事情搞清楚,心中不踏实。问,有何凭证?

    说了理由后,白衣郎君又说,此人并非军事家,政治家,更谈不上阴谋家,所以,此人昏噩,并无远大宏图。

    李亨气愤的拍了桌面说,可恶的魔女,不杀你,誓不罢休。

    付一卓说,擒贼先擒王,就收拾了这个祸害。

    夏深巡说,此人法术厉害,降服她不容易啊。

    绿凤说,她厉害什么啊,只不过阴险罢了。

    谢婉茹说,再是卑鄙无耻的妖魔鬼怪,何惧?有我白大哥在,那个魔族公主算个什么?

    大家的议论,充分说明了对自己的信任。若是对付一个强敌,固然无疑,可是,魔族公主是一个阴险狡诈之辈,何况,占据雯儿身躯,要自己如何出手?想到这个问题,就是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