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的顾虑,李亨从表情分析后似乎懂得。(书^屋*小}说+网)安慰白衣郎君说到:“车到山前必有路,万事都会一一得解。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白衣郎君谢了李亨说到:“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见白衣郎君的表情从忧虑转变成了开朗,看来,他不再顾虑,如此,安心了。李亨转移话题说到:“大家听了郭将军对安贼攻击我川西的分析后,有何异议都提出来,利弊关系分清,才能有利战局。”

    对于郭将军对安贼的具体分析与我军应对的兵力部署,充分描述了安贼的厉害之处,也体现了他的老练才智。就如太子殿下所言,有利必有弊,何不见缝插针?说到:“再是强大的力量,都会有软肋。所以,趁其不备,出其不意。”

    付一卓看了白衣郎君一眼,明白他所说的其意说到:“你的意思是,捡软的捏呗。”

    “可以这么理解,大致意思就是如此。不过,敌军来势凶猛,守备森严,要想得手,还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白衣郎君边思边说。

    言之有理,让大家感觉到一度的难度递增,各个行思着,偷袭。不错,只有偷袭,方能百战不殆。

    都发表了自己的构想,李亨觉得大快人心,只有如此,才可一一歼灭安贼。也只有如此,才可逐步消灭实力强大的安贼。

    付一卓还是那句话,擒贼先擒王。这样的建议,无疑,说出了重点。

    于是围绕着这个话题讨论开了。

    李亨想把这些武林大师分组,好各个击破。

    无己老人说,此计虽妙,难度很大,再说,敌军尚未出动,若想实现各个击破一句歼灭,还需等待。

    李亨心急如焚,无己老人却是让自己无需着急。要是在大殿之上,定会治他个无视之罪。又一想,也是,敌军动向不明,无需着急。

    有此心急态势,可能是因为,想到了大局对自己而言相当不利的因素吧。

    想此,那种心急火燎的态势速然消除了。或许,是的等待时机。如此,得做好迎敌准备,大师们再是厉害,也不能以一抵千,灭了敌军。不过,灭其主帅,如灭千军万马。

    李亨越想越高兴,得意洋洋,举起酒杯说,今天高兴,大家不醉不归。

    美酒千杯少。

    众人喝的不知东西。

    白衣郎君本想劝阻李亨,适量即可,但见李亨兴致高涨便是作罢了。为了安全考虑,自己还是少饮为妙。再说,方丈大师和清苦大师为大家保驾护航,若有异动,他俩定会发现的。

    想此放心的举起杯,敬了李亨和在场的每一位,放开度量使劲的喝。

    八九月份的气温,让人闷热。散了酒席,各个都是出帐凉快一番。于是整个大营,到处传来了醉话。

    谢婉茹和绿凤也是喝大了,一人抱着白衣郎君的一只胳膊不肯松开,都让对方松手。

    绿凤不依不饶起来,凭什么呀?你为什么不松开。

    谢婉茹说,因为我崇拜白大哥,因为我喜欢白大哥,这总行了吧?

    绿凤哼一声,就这理由,本姑娘何尝不是?

    谢婉茹笑几声说,你别自作多情了好不好?你还是识趣点吧,别庸人自扰,自寻烦恼,惹得别人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