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言语和语气,绿凤并没有生气,显得大度,心平气和的反问说到:“我怎么觉得,此话应该是我说才是呀!不过没关系,你自己说出来也好,省的伤了你我的情份。”

    绿凤没生气,把话掉了个个,反把谢婉茹气得不轻,一时哑口无言。稍停,毫不讲理的说,你说谁是自作多情?把话说清楚。

    两人借着酒劲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争个高低没完没了。

    白衣郎君已是酒大神志不清,迷迷糊糊中听的她们吵嘴,想劝解,但无能为力,因为,睁不开眼睛也站立不起。

    此刻,东边响起了刀剑拼杀的声音,才让她俩醒悟停止了争吵。

    王秀红,华玲玉赶了过来问,你们没事吧,要不喝点醒酒汤。绿凤说没事,谢婉茹说,白大哥需要。

    王秀红说,不用,这些日子他辛苦了,借此机会,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绿凤担心起来说,外面有厮杀,郎君哥哥不清醒可不行。

    谢婉茹说,没事的,有我照顾呢。

    谢婉茹此举,绿凤心知肚明,她这是伺机接近郎君哥哥,趁机示好,如此,决不给她机会。但在这个当口,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就满足她的意愿一次。说到:“那好,郎君哥哥就交与你了。”

    谢婉茹并没有感谢绿凤,反倒怀疑起绿凤来,她安的什么心?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呀。

    见此脸色,王秀红不难猜出她的心思,要尽快阻止她这样猜疑,否则,定会出事。说,婉茹,你可小心啊,若有危险,提早啃声呀。王秀红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不放心白衣郎君的安危。但此时,外敌入侵,情况不明,需要侦查,有人照顾,相信,一定安全。

    谢婉茹说,前辈,放一万个心吧,有我在,白大哥不会有事的。话落,扶着白衣郎君走了。

    其实此刻,白衣郎君的心里跟明镜似的,很想奋力拼杀来犯之敌。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看着白衣郎君远走的身影,王秀红觉得此身影它是那么的熟悉,不由而然的想起了与夫君分离的那一幕。

    十几年前。

    那是一个月高明亮的夜晚,与夫君相依在一间茅草屋里。房间不大,有桌有椅,茶具齐全,环境整整洁洁,收拾的干干净净。

    夫君陈褓镪思索着一系列问题,终于行思好了。说到:“如今,独孤剑实力强大,与之抗衡,无非以卵击石。为了孩子的安全,必须把他们分开,继续现在的身份,义父义母。待时机成熟再相告。”

    王秀红的眼睛湿润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陈褓镪安慰王秀红说,相信,不会太遥远的。如今,独孤剑的青红剑法独步武林,无人能敌,就是响彻江湖的食人魔王萧傲天,也是束手无策。

    王秀红长叹一声说,独孤剑的青红剑法源于何处?真的难以抵抗?

    陈褓襁细思说道:“此人从小心术不正,杀人后便是逃亡了西域,猜想,定是与喇嘛有关。对了,孩子的事就这样办,就算独孤剑赶尽杀绝,他也是不知孩子的真实身份。如此,孩子在什么时候都是安全的。”

    王秀红点头应允,

    不几日后,独孤剑突如其来,打的王秀红夫妇措手不及,从此,孩子的下落杳无音信。

    看到白衣郎君走路的姿势,想起一段伤心的往事,悲愤交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