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红看着白衣郎君远离的身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自己那一双苦命的孩子。(书=-屋*0小-}说-+网)要是不出意外,应该与白衣郎君这般潇洒,年龄相符。自从见了白公子,他的任何举动都让自己回忆起十几年前小时候的焙青和焙火两子。焙青聪明才智,善于研究新鲜事物。焙火则是贪玩,爱于舞枪弄棒。若是白公子是自己的孩子,他一身武艺,都是自学成才,倒是符合焙火的性格。因此,足以证明,应该是次子焙火。这两孩子虽是同日生辰,性格却是极不相同。

    有了白衣郎君的想像,那么,被独孤剑控制的逍遥一郎,无疑,是焙青了。不知,焙青在独孤剑手里过的怎么样?

    一系列的假设,真不能确定,白衣郎君,逍遥一郎两孩子,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骨肉。

    但从面相观察,大致与自己相像。这样的结论,要不是华玲玉说起,自己还真不察觉。

    今日得见白公子的走路影姿,几乎可以确定了。若是见到褓镪,一定将此事说说,从长计议。

    华玲玉知道王秀红的心思,处事要谨慎,再着,此事不易操之过急。

    绿凤听不懂其意,只能是闭口无言。

    王秀红行思一会,想把事情说明,但觉不妥,因为,事实不清。无奈的说,走吧。

    伤残的士兵众多,痛苦声接连而至,听的王秀红几人心里特难过。若不加快脚步,官兵死伤定是无数。

    几人施展功夫,一步并做两步,扑向事发地。

    事发地距离她们不远,听声音判断,足有一千多米,但行使起来,足足两千米外。

    行军大营,坐落于几座山丘之间。这些被称之山丘的东西其实不大,就像每座大山的山脊一般,又是那么的平坦又高低不整。

    周围栽种了树苗,不知多久了。随着岁月蹉跎,一颗颗都已成才,足有碗口粗。它们枝叶茂盛,又随气候的变化,叶片已是发黄,随着带着成熟的性能纷纷飘落,于是,环境格外的优美,适合散步。

    就是这样的环境,则是给了奸人的利用,便于隐藏于此。不然,突然袭击,从何而来?

    来敌属于高手,不然,战士们怎会如此。可是,来到现场却不见来犯之敌的身影,难不成,他们会隐身术?

    王秀红要大家小心,贼人功夫厉害。

    华玲玉说,他们不会是已走了吧?

    不会。

    绿凤拔出乌金剑说,贼人是否隐藏于此,灵剑自会有答案。然后松开了手。

    灵剑刚要搜寻,一条大蛇突然间从树叶堆中跃起扑向了绿凤。

    这一举动,突然袭击,众人防不胜防。待发现已是晚亦,距离太近,只有眼看着被攻击。

    灵剑似是早有防备,在空中乱砍,如切菜,直至毒蛇被砍成了一寸长的截子。

    三人出了口气,算是危险已过。

    绿凤疑惑,此时的气候已属深秋,不应该有此东西,太奇怪了。

    华玲玉看了蛇的外体,跟见过的蛇虫大不相同说,这种蛇虫,外体异形,或许,在这样的气候下生存不足为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嘛。

    见到蛇的出现,王秀红的第一反应,此事不会那么简单。想了一下,明白了。说,有此毒蛇,可不是好兆头,说明,萧傲天一伙人已经来了。说着话,蹲身看了士兵的伤口后,可以确定,萧傲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