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仪忍着痛苦叫道,太子殿下,,,快,,,走。

    白衣郎君阴笑道:“想走,谁也别想。”说着,要拔出匕首,再来一下。

    此刻,王秀红一伙随着灵剑赶来,见到眼前的一幕都是傻眼了。

    怎么回事啊?

    他们怎么打一起了?

    绿凤很难相信。他俩无怨无仇又素无瓜葛,且郎君哥哥救了他一命,怎么可能下此狠手?但是,事实就是发生了,毋庸置疑。不管怎么说,伤人就是不对,应该制止。对于事情的原委,只有事后再议了。于是挥动灵剑,制止白衣郎君再次行凶。

    灵剑懂得其意,直击白衣郎君的右手,以防拔出匕首。

    白衣郎君想拔出匕首再捅几下,如此,想活命休亦。但是有了灵剑的攻击,就连拔出匕首的机会也是全无。一个侧翻身,跃出几步远站立后说到:“绿凤,你这是干什么?”

    绿凤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一时糊涂了起来。

    是呀,怎么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心上人呢?不过很快,恢复了正确的思维说到:“你为什么这么干?”

    白衣郎君理由充足的说到:“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今天,必杀他。”

    “为什么?”

    “你瞧。”说着话,指着躺在床上的李亨。

    这一指证,充分的说明了,李亨被郭子仪陷害了。大家惊讶不已,难道,郭子仪已是叛变了安贼?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郭子仪

    郭子仪有气无力的解释说,别,,,,听,,,他的,,,有诈。

    面前的白衣郎君真真切切,跟以往一模一样,就连语腔也是丝毫无疑,怎么看,都没有异常之处,有诈一说,何来?

    证据确凿,无可厚议。王秀红偏袒白衣郎君,不相信郭子仪所说,执意的想劝服郭子仪承认事实,如有狡辩,定是死路一条。

    郭子仪十分伤心,再无气力辩解,渐渐的失去了自主意识。

    在这个时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毕竟,事实没能搞清楚。不能相信郭子仪,也不能相信白衣郎君。华玲玉冷静了下来说到:“一位是战功赫赫,叱诧风云与战场不朽的佳话;一位是遇魔杀魔,遇鬼诛鬼,屡建奇功的大英雄。有这样的局面,定是有着一定的因素,所以,谁的话都不可信,救人要紧。”

    对,救人要紧。

    王秀红拿出了百恤止血丸倒出了一颗给了绿凤说,赶紧帮他吃了它,一刻钟后拔出匕首。

    绿凤依照王秀红的嘱咐,步步实施。

    华玲玉走向李亨,则是被白衣郎君阻止了。

    他们要救人,岂不前功尽弃?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想阻止王秀红,鞭长莫及,正好,华玲玉走了过来,她的目的是救李亨,万万不能。于是对走过来毫无防备的华玲玉一掌突袭打向了胸口。

    华玲玉虽是有分析,但少了一丝判断,小心谨慎。如此,疏忽大意,没能分辨出谁是主谋?因而,谁也没有防备,不料,被白衣郎君突然出手击中了。顿时,胸口闷涨,气瘀不畅。

    此刻的绿凤才注意到,面前的这个郎君哥哥并没有灵剑在手,那么,面前的这个郎君哥哥真的可疑了。接住被击飞过来的华玲玉,说到:“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