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一本正经的不敢相信绿凤这样严苛的态度对自己,惊疑的说到,绿凤,你怎么了?我是你的郎君哥哥呀。

    绿凤已识破他的阴谋诡计,意见坚决,历声反驳说,冒名顶替的水货,还不从实交代。

    此话一出,象征着阴谋破产,白衣郎君的面部表情显得极为失望,没有想到,这丫头会有这样的脑袋,是自己低估了她们的实力。若是再执意下去与她们周旋,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出现,反败为胜。想此,瞬间变脸,阴笑了起来说到:“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智商,佩服,佩服。”

    此话意喻,万事明朗,不攻自破,他真不是白衣郎君。

    三人恍然大悟,那么,此人是谁?

    本想出手给他个措手不及,又觉,此人能乔装打扮于白衣郎君,想必,定是本事之人,想对付他,根本没结果。于此,只要知道了他的名号,有了了解,那时,收拾他易如反掌。王秀红漫不经心的问,你是何人?抱个名号,也好让我们记住你的大名。

    白衣郎君或许懂她之意便没有回话,而是,信心满载,语气凶狠,“说,你们怎么个死法。”

    “好大的口气,真不怕闪了舌头。”华玲玉看不惯此人的嚣张样说到:“你就是三头六臂,今天,插翅难逃。若是束手就擒,免得痛苦。”

    此话,不但没有震慑对方,相反,他更是仰面大笑,讽刺的说到:“就凭你吗?呵呵呵,,自不量力。”

    绿凤越看此人越是怒火中烧,二话不说,指示灵剑刺去。不料,此人不见了踪影,凭空消失了。

    绿凤要追,决不可放过。否则,放虎归山。

    王秀红要她住手,救人要紧。

    王秀红问华玲玉,伤势如何?华玲玉说,无大碍,救太子殿下。

    此刻的李亨,完全没有了知觉,突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接着,白沫溢出。

    此症状,不用号脉便知,已是中毒。

    二人急忙靠近了李亨,想将他扶起。

    这样的举动可不行。凭借多年的经验,若是扶起李亨,倒是让毒气迅速的攻心,那时,大罗神仙也束手无策。王秀红忙阻止绿凤说到:“且慢。”

    绿凤发急又不知其因,想问为什么,但,她是赌圣,应该没错。说到:“前辈,接下来,该怎么做?”

    根据此毒症状,该是鹤顶红与砒霜混合制成,其毒性可想而知。不过,有了百毒丹,就不怕它解不了毒。王秀红迅速的取出一粒解毒丹说到:“有我在,李亨不会有事的。怕只怕,,,,,”

    绿凤说,这就好。不过,前辈担心什么?

    此毒若是这两味毒,无忧亦,怕只怕还有其它的东西。

    绿凤不愿相信的说,不会的,前辈多虑了。瞧,刚才的症状消失了。

    吃了药丹,果然,李亨不再咳嗽,也不再吐白沫,中毒的症状完全没有了。

    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王秀红显得安逸。

    突然间,李亨开始抽搐并发抖,情况极度危险。

    绿凤对刚才说出的话表示懊悔,阅历浅,就是经验不足。

    王秀红见此症状,这是解药与毒药相互克制,发生了反对作用。号了脉,觉得无碍。此刻,真正的放心了。又拿出另一个小瓶子取出了一粒丹丸说,吃了它,李亨就会安然无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