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点点头应是,忽然,想起了郭将军之事,说到:“前辈,郭将军的匕首可以拔了啊?”

    王秀红说,对啊,拔了匕首不要捂着伤口。

    不捂着伤口,会大量流血。失血过多,郭将军会有生命危险的?这一点,绿凤不愿接受。

    是啊,正常的理论应该如此,但自己的止血丸属于凝血性质,不把匕首拔出,药丸怎能起效果?王秀红要绿凤姑娘放心就是,一切尽在掌控中。

    华玲玉相信王秀红的医术高超,安慰绿凤照章行动就好。

    绿凤不再担忧有什么后遗症,小心翼翼的,生怕鲜血直流。拔出匕首后,结果让绿凤肃然起敬的看向了王秀红。

    王秀红微笑说,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这下,绿凤彻彻底底的不再疑虑王秀红的本事了。以前,见过毒圣之术,应该是五体投地。不知怎的,尽然疑惑起了前辈真是不应该。脸红的发烧,真想说声对不起。

    而王秀红怎能不知她意,微笑说到,在危机时刻,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所以,绿凤姑娘,你没有错。

    此刻,清苦大师,方丈大师紧追了进来,见到郭将军受伤不解的问了情况。方知实情后,一致认为,这是安禄山的阴谋,勃然大怒,大骂安禄山,迟早要活刮了他。

    见他两位神色仓促,定是情况危机,来此,目的定与自己相同,都是关心大本营,李亨的安危。王秀红开门见山的说到:“两位,西面的情况怎么样?”

    清苦大师说到:“情况不妙啊,不过,攻击已被挡去。我们担忧大本营,太子殿下,所以,情况有了缓急便是赶过来了。”

    说了情况,不想都知情况危急,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王秀红说道:“两位大师,我们扶着他们离开此地吧。”

    清苦大师也是此意,毕竟,不吃眼前亏。

    方丈大师则是思索着,若是有人冒充白公子,定是有着对白公子的品行相当熟悉,不然,不会一眼瞧不出。想此说到:“依你们的描述,老衲认为,此人多半是魔族公主伪装的。他人没有这样的本事。”

    其实,每个人心中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没有表达出来。

    既然她能模仿郎君哥哥,就能陷害郎君哥哥。想此,绿凤大叫不好,急切的冲出了大帐,奔向白衣郎君的房间而去。

    王秀红也是一样的心情,随之绿凤而去。

    清苦大师,方丈大师,两人安置好了郭将军,华玲玉,要他们静静修养就是。

    谢婉茹静静的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熟睡的白衣郎君,不时地独自傻笑,幻想着与白衣郎君在空中翩翩起舞自由翱翔。。。。。。

    突然,门外一声响将她唤醒。

    掉头,瞅了门外,没有人进来,以为是守卫,便不打算理睬。又想,不对,定是有事。问,是谁?别鬼鬼祟祟的。

    此时,大帐门的门帘被拉开了,走进来一个白衣郎君。谢婉茹顿时傻眼,以为看错了,擦擦眼睛再瞧,不错,就是白公子。这怎么可能?白公子不是在床上吗?疑惑的掉头看床上的白衣郎君。

    在她掉头的瞬间,门口的白衣郎君手指一指,一道黑雾幻出了迷雾遮挡了她的眼神,有此,谢婉茹看床上的白衣郎君什么也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