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的身影,没有遗留在床上半点分豪,只是一张没有叠起的被子,凌凌乱乱的。(书^屋*小}说+网)怎么回事啊?稍转即失。莫不是白大哥酒已醒趁我不注意离开出去,现在又回来了?虽是觉得不可思议,可事实如此啊!掉头再看白衣郎君,问问是什么情况。不想他正微笑的走向自己,说道:“怎么了?亲爱的婉茹妹妹,我的心肝,这么惊异?说明,你不信我?”

    原本谢婉茹十分诧异,十分警惕,听到白衣郎君这样的口吻,即刻忘记了原有的思维,瞬间,陶醉了,更是不知东南西北。是啊,分分钟都想听到这句话,终于盼到了。忙起身温柔的说道:“白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怎么,你还在质疑我对你的这份真情?”

    白衣郎君眉飞色舞的行举,谢婉茹不但不厌烦反而如痴如梦,完全陶醉于与白衣郎君的二人世界里,比翼双飞,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容置疑。呆呆地看着白大哥,不由自主的说,我信我信。

    “好。走,我带你去一个隐蔽的人间天堂。那里四季桃花,花香让你痴迷。小溪清清,绿水长流,妖娆的环境让你流连忘返。如此美丽的福地,你我二人隐居于此,定是一对快乐的活神仙啊。可好?”

    谢婉茹完全被心中的白马王子夺去了分析事物的聪明心智,点头应允,即刻就去。

    “那好,我们走。”说着伸出了右手,拉起谢婉茹的左手,趁其不备,左手施法,一股黑烟似箭,直击醉如泥巴的白衣郎君。眼见被击中,一道白光似剑突闪挡了黑雾。黑雾完全不经击,碰之化无,接着,白光本能的攻击假冒的白衣郎君而去。

    见之情况,假冒之人速带起谢婉茹不见了踪影,凭空消失了。

    绿凤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打探了周围,什么都没有,他们去哪了?

    王秀红跑了进来

    ,不见白衣郎君可急坏了,去哪了?莫不是被贼人撸去了?

    两人焦急万分,绿凤要冲出去找人,王秀红拦之说到:“要是出了意外,你去哪儿找?”

    “难道,就这样干等?”

    王秀红经过了独孤剑的多次追杀,已是磨练的遇事冷静。虽然,白衣郎君在自己心中无比重要,也不能乱了章程,否则,必会遭遇敌手的伏击。况且,此次来人,定是食人魔王萧傲天,说不定,他们是清巢出动,有备而来。若是出去寻人,无疑,被攻击。好在,那些蛇虫不再攻击了,不然,插翅难逃。想到蛇虫攻击的缓慢,觉得另有隐情,如此,寂静才是吹响危险号角的时刻。如此,说明此地已被他们包围了,危机四伏。好在大本营有三千士兵把守,不然,再是厉害的身手也难抵隐形攻击。“不会。现在的局面,十面埋伏,稍有不慎便会遭遇伏击。所以,我的建议,原地不动。兵来箭挡,水来土掩。何况,在这个时候,他们再不会攻击了。”

    绿凤说到:“如此,岂不坐以待毙?”思量一下又说:“前辈之意,他们明日会与我们见面?”

    “对的,只要说服李亨,大唐江山就会瞬间瓦解。”

    绿凤终于明白了,他们不进攻的意图,这招真聪明。